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骑马训练在六月里
骑马训练在六月里
 挑逗我,我望着她的美腿和美脚,心里真的好想干她个几炮喔!只是想到我是受她宰制的,没有要求权利的余地,所以对于和她做爱,真的不敢奢求。
  「呵呵……再忍耐一下吧,待会等沛沛的男朋友来了,我们再一起玩4p。
  瞧你,鸡巴都把裤子顶起来了。」

  诗诗一说,让我忍不住脸红了,我的裤子果然是股股的,但诗诗会主动注意我的老二有没有勃起,可见她是个好色的女人呢!

  我们三个坐在沙发上休息,我问道:「妳们用跆拳道踢打我,还把我当马骑,真的好刺激呦!」

  沛沛笑着说:「我和诗苹都是从国中就开始学跆拳道,一直学到高中毕业。
  我们都觉得踢打别人是件快乐的事呢。

  而且我们都喜欢骑马时鸡掰压在马背上的感觉。」

  诗诗接着说:「所以我们把骑马和跆拳道跟性虐待结合在一起,把我们的快乐建筑在你们男奴的皮肉痛苦上,那种感觉很爽的!」

  这时外面门铃响起,沛沛去开门,一位帅哥走了进来,沛沛跟我说:「这是我的男朋友John,他是我的专业奴隶喔。」

  这个John看起来大约180公分,比我稍微矮一点点,不过我心想:「诗诗166公分,沛沛162公分,以我183公分和John180公分的身材来看,都符合她们要求「高大壮硕「的资格了。」

  我和John聊了一阵子,得知他是和沛沛在学校社团里认识的,他原本以为沛沛单纯只是个充满女人味的淑女,日子久了才发现沛沛的「另一面「。
  不过John和我一样,喜爱被女生性虐待的刺激感。

  而且他还说,光是单纯的做爱并不能完全舒解潜意识里的那种欲望,配合性虐待游戏才能完全舒解。

  「我们来和室里玩4p吧。」

  John说道。

  于是我们4个人都到和室脱光身上的衣裤,那两位美少女雪白的胴体顿时一览无疑,她们的乳房都不小,屁股也很大很圆润,有着曲线美的腰,还有均衬的美腿和那让我吃了不少苦头的美脚,我的老二再度勃起。

  再看一旁的John,他的老二也勃起了,那根看起来和我一样,都有16公分长,而且颜色蛮深的,他和沛沛的做爱刺数一定很频繁。

  「嗯……好吃的香肠……」

  我觉得老二很舒服,低头一看,诗诗已经在吸吮我的老二了。

  一旁的沛沛也在品尝John的老二。

  诗诗先含住我的龟头,像婴儿吃奶般的吸吮,同时嘴巴里用舌头不断地舔龟头尖端。

  把我的龟头含过瘾了之后,诗诗开始用她的嘴唇一前一后磨擦我整只老二,由于我的老二很长,诗苹的嘴巴大概含住我整只老二一半多一点而已。

  不过诗诗的嘴上功夫很棒,不但含的力道适中,还懂得用自己的口水做润滑剂,把我弄得很爽,把我一步步推向高潮。

  终于我忍不住了,就在诗诗的嘴里火山爆发,射得她满嘴都是。

  我看诗诗正满足地品尝我的精液,而沛沛给John含了好一阵子,John把老二从沛沛嘴里退出来时,我看到John虽然没有爆发,但是他的龟头颜色已经变得很深很亮,大概沛沛嘴巴再套弄个几下也就爆了。

  「John,我们先来干沛沛吧。」

  「嗯,让你来插小沛的鸡掰,我来插小沛的嘴巴。」

  我们叫沛沛用狗爬式的动作爬着,我在后,John在前双向夹攻。

  诗诗说:「再加我一个吧。」

  诗苹骑到沛沛背上来,说道:「ok,出发!」

  我和John开始快速地抽送着老二,诗诗则身体一上一下一前一后扭动来磨擦鸡掰。

  沛沛也被我们玩得很爽,只是因为嘴里塞着John的老二,所以只隐约听到「嗯……嗯……」

  的声音,没法尽情淫叫。

  John和我先后射泄完毕,放开沛沛,而诗诗在我们放开沛沛后也从沛沛背上下来,我们四人坐在地上稍事休息。

  接着,John要来干诗诗。

  他二话不说,就把诗诗按在地上,拉开诗诗的双腿,用基本体位来抽插。
  John的动作很用力,顶得诗诗是香汗淋漓,放声浪淫「喔~~~喔~~~你要顶死我了……鸡掰……喔~~~~好舒服……要丢啦……喔 Ya!……」
  当诗诗达到高潮时,John的动作仍旧不停歇,诗诗爽到两腿缠紧John的身体,大声欢呼,John也顺势加快抽送的速度,让诗诗的高潮持续好一阵子。

  不久之后,John露出了愉悦的笑容,他也达到高潮了。

  当John在干诗诗的时候,我和沛沛在一旁观赏,我也趁机让自己的老二休息一下。

  慢慢的,我的老二又硬起来。

  看完John和诗诗做爱的好戏之后,我马上也把沛沛按在地上,用基本体位来干她。

  或许是因为沛沛的五官很美丽,我看着她的脸和乳房,下面不由自主地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而沛沛的野性似乎被完全激发起来,她双手紧抓我的肩膀,大声喊着:「用力!用力!加快速度!……冲阿……呼……」

  不时还握拳垂打我的肩膀。

  我再抽插了一会儿,忽然沛沛用力收缩阴道,我的老二被夹得紧紧的,一时难以抽动。

  沛沛说:「come on!快搓呀!」

  这时我隐约觉得精液已经流入尿道,准备要泄了,我用力再搓个两三下,终于射出来。

  由于我的老二太舒服了,而且过于兴奋,射精完之后我整个人爬在沛沛身上喘息。

  接着,我们开始玩多人群交,John躺着由诗诗来骑他的老二,同时沛沛坐在John脸上由John为她口交,我则站在沛沛面前由她为我口交。
  后来又换成我躺着由沛沛爬着为我口交,John由沛沛后面抽插,诗诗骑在我脸上由我来为她口交。

  做完之后,我们个个都精疲力尽地躺在和室褟褟米上休息,这一天就再这狂野的**派对中结束。

                (四)

  「起来!晨训去!」

  当我还在半梦半醒的时候,只听到沛沛大声的斥喝。

  昨晚玩4p,因为射精射了好几次,所以非常累,原本想赖在和室的榻榻米上不醒来,但是随即我觉得身体挨了好几鞭,痛得我睁开眼睛,眼前出现的,是已经穿上骑士服的沛沛。

  今天沛沛所穿的骑士服和昨天不同。

  昨天她穿的是比赛时的正规穿着,白色的衬衫和马术外套以及骑马帽一应俱全;今天她上半身穿着浅蓝色短袖紧身衣,也没有带骑马帽,只有下半身的白色马裤和黑色平底马靴和昨天一样。

  「今天要对你施以进一步的马匹训练,让你懂得依照我施加在你身上的动作来行动。通过今天的训练,你就真的成为一匹既耐操又懂指令的好马了!」
  沛沛抓着我的头发对我说。

  接着沛沛就命令我跟在她后面爬到后院去。

  到了后院,沛沛递给我一张纸,上面写着各种马术的指令,她要我记熟。
  这张纸是沛沛从介绍马术的网站上下载的,对于马匹的训练和骑乘方式描写的很详细。

  我觉得沛沛真的很爱骑马,而且很专业,为了把我们这些男奴当马来训练,还会去收集马术信息,而她的服装和披挂在我身上的这些装备更凸显她是个专业的骑士。

  沛沛对我说:「贱奴,你的身材够高壮,体力也不错,是个当马的料子。本小姐从小就爱骑马,我对驾驭马匹可是有一套的,你就好好来接受我训练吧。」
  沛沛命令我脱光所有的衣裤,然后给我装上马尾,套上辔头,装上马鞍,挂上马蹬,她自己还在马靴上加装马刺。

  沛沛对我说:「马儿的工作是要载着主人到任何主人想去的地方。

  主人要你往东,你就得往东;主人要你往西,你就得往西;主人要你快,你就得快;主人要你慢,你就得慢。

  知不知道!」

  我连忙回答:「马儿遵命!」

  「混仗!马儿会讲人话是不是!今天不先抽你20鞭,你是永远不会记得的!」
  话才说完,我的屁股就一阵疼痛,原来是沛沛开始用她手中的马鞭抽打我的屁股。

  马鞭虽然是细的,但是就因为是细的,所以抽打起来非常疼,但这是女骑士对我的性虐待,这肉体的疼反而使我更兴奋。

  等到沛沛抽打完,她又接着说:「马儿不但要完全听从主人的指示,还要让主人骑乘的时候,鸡掰在马背上压得很舒服,知不知道!」

  这次我学乖了,我学马鸣叫来响应她的话,而且我为了讨她欢欣,我边叫还边举起两支前脚(我的双手)以显示马儿对主人的爱慕。

  「呵呵……你这匹马真懂得讨主人欢心。这样吧,当我骑在你背上的时候鸡掰是压在马鞍上,你无法完全感受到主人的鸡掰的柔软和芳香,所以主人先脱下马裤让你一亲芳泽吧!有闻过和亲过主人的鸡掰,才能成为主人的爱马!」
  于是沛沛脱下马裤,将腿微微张开,哇塞!她今天又没穿内裤!所以剃光阴毛的她,尿道口被我看得一清二楚。

  我赶紧把头伸入她胯下来闻她鸡掰和尿道的骚味,并且用嘴亲吻她的鸡掰和尿道,以示马儿对主人的心悦诚服。

  当我的头从她胯下退出来之后,沛沛随即穿上马裤,她问道:「马儿,主人的鸡掰很香很柔软吧。」

  我再用马的嘶叫来回应,「嗯,很好,我现在要骑上来搂。」

  沛沛话一说完,双手扶着我的肩头,左脚采着我左侧的马蹬,右脚一跨,便骑上我的背。

  沛沛的双腿自然地下垂,我低头看到她的双脚刚好可以套进马蹬,而且脚离地板还有几公分的距离。

  看来沛君是有把马蹬垂下来的长度和自己的腿长实际丈量过,她真的很专业!知道如何来量,而且这样子她骑乘时,胯下很自然地正压在我背上,鸡掰才能完全紧密的贴着,才会让鸡掰在骑乘时感觉到舒服。

  正当我想得入神时,沛沛用她马靴上的马刺扎了我大腿一下,我知道这是沛沛要我以慢速行走的指令,便开始以慢速绕着后院游泳池爬行。

  骑在我背上的沛沛,手抓着勒马绳,她用勒马绳来控制我的前进方向。
  绳子往左扯,我就往左;往右扯,我就往右。

  沛沛还懂得用大腿对我身体施力来控制我的行进方向。

  当她左大腿对我身体施压,我就往左;右大腿施压,我就往右。

  我驮负着沛沛绕游泳池4圈之后,她将勒马绳用力一拉,我立刻停下来,沛沛则从我背上下来。

  她拿了一盘流质的食物放到我前面地上给我吃,她则坐在旁边的椅子上看我吃,不时还用马靴碰触我的脸。

  沛沛似乎是在挑逗我,用容易激起男生性欲的马靴来玩弄我,我的心里有说不尽的爽。

  等我吃完之后,沛沛马上又骑上来,说道:「走!小跑步。」

  她用马鞭在我屁股上轻轻一啪,我开始以稍快的速度爬行。

  沛沛由于有马蹬来支撑脚,所以这时她开始以马蹬做支撑,身体一上一下做起「打浪」的动作,胯下不断地撞马鞍,我知道性欲很强的她,是想用这一上一下的「打浪」来玩弄她的鸡掰,让她的鸡掰更爽,一想到背上的沛沛鸡掰正爽着,我的老二已达到完全勃起的状态了!我的背要不断承受沛沛胯下的撞击,还得一直绕着游泳池来爬行,我有点力不从心,好几次不知不觉爬行速度减缓,结果沛沛马上就一鞭子打在我屁屁上,喊道:「不要慢!驾!」

  逼得我加快速度。

  渐渐地,太阳从云里出来了,这时大概是8点多,我往旁边看,发现地上有沛沛骑着我的影子。

  从影子中,我看见沛沛手抓着缰绳和马鞭,抬头挺胸地骑着,配合身体一上一下的打浪,她显得威风凛凛,充满女王的气势!

  我绕游泳池爬了6圈之后,沛沛又命我停下来,她用双手轻轻抚摸我的脸,我知道这是她要我趴下来休息的指令,我立刻4只脚慢慢缩下来,「整匹马「爬跪在地上。

  沛沛也从我背上下来,坐在我旁边用手抚摸着我身体。

  沛沛一边抚摸一边说:「很好!很听话,刚才跑得很稳健,又很懂得主人的指令,还让主人的鸡掰很舒服耶。」

  我以马的嘶叫和点头来回应。

  「来吧,身体转过来让主人玩玩。」

  我转身侧躺让沛沛用马鞭搔我肚子痒,用马靴碰我的老二,并且要我把马靴底部舔干净。

  马靴底部虽然脏,但我不敢不从。

  沛沛坐在地上把脚伸到我面前,我伸出舌头来舔。

  灰尘和泥沙吃起来虽然苦涩,然而我已经被完全奴化,这些脏东西对我来说,彷佛是主人的恩赐。

  我把两双马靴底部都舔过之后,沛君把两支马靴都脱了下来,对我说:「来闻闻主人的脚味吧。」

  这时的我真的觉得是得到了圣物,赶紧把脸贴到鞋口来闻她的脚臭味。
  虽然臭,但是却令我快感十足,加上她一边用她的脚来拨弄我的老二,我的老二一下子就完全挺起来了!而且还流出一些前列液出来呢!

  等沛沛玩弄我玩过瘾之后,她用马鞭在我前脚(手臂)轻轻一啪,命令我回复爬行姿势。

  她穿上马靴,调整一下马鞍的位置,又再骑上来。

  「马儿呀,现在我的训练要变严格搂。接下来要练快速奔驰,我的抽打会很用力喔!」

  沛沛边说,我边爬到跑道上就位。

  「驾!」

  沛沛大声一喊,同时一道鞭子重重地落在我屁股上,我赶紧大步大步地向前快速爬行。

  我一面快速爬行,沛沛的身体也一上一下的做起「压浪」跟刚才小跑步时的「打浪」比起来,现在快跑时的「压浪」不但频率更快,而且压得更用力。
  我的手脚要比刚才更用力的爬,背部受的「压力「又比刚才大,速度稍微有点慢时屁股就得挨重鞭,加上水泥地板磨擦我手掌和膝盖的刺痛,要不是我已经沉醉在被性虐待的欢愉中,再怎么强壮的人恐怕也受不了。

  太阳越来越大,气温也越来越热,我已经开始流汗了,加上屁股挨了好几顿重鞭,我忍不住掉下眼泪,但是我已无法分辨这眼泪是兴奋的眼泪还是肉体疼痛的眼泪。

  「驾!~~驾!~~~~跑快一点!~~~~~用力跑!~~驾!~~~~~~驾!~~~~呼~~好过瘾~~~~~驾!~~驾!~~驾!~~~~yahoo!好舒服~~~~驾!~~~」一路上,沛沛就这样在我背上吶喊着。

  她骑得很爽,我却驮她驮得很辛苦,但是一想到是她在对我性虐待,再多的苦我也熬得过去。

  「诗诗!快来看我骑马奔驰呦!」

  沛君兴奋地说道。

  刚走来后院的诗诗笑着说:「呵呵……我说过这匹马耐操吧!」

  「对呀,今天我来帮妳训练,牠经过今天的训练之后会更进步!妳得好好感谢我呦!」

  「妳专心骑吧,我在旁边当妳的观众!」

  有人看沛沛骑马,沛沛似乎变得更兴奋,骑得更为猛力。

  我也不知道跑了多少圈,沛沛才让我停下来,从我背上下来。

  「呼~~好舒服!」

  「怎么样,妳的鸡掰骑的爽歪歪搂!」

  「没错!我觉得我的胯下已经有点湿了。把人当马骑不但可以虐待人,还可以让鸡掰舒服,真是一举两得!」

  沛沛一面和诗诗谈笑着,一面卸下我身上的马鞍和辔头。

  和昨天一样,她把马鞍放到我面前给我闻。

  我很喜爱这具沛沛骑坐的咖啡色马鞍,一面闻她的鸡掰留下的腥味和骚味,还不断的亲吻它。

  诗诗在一旁说道:「妳的男朋友刚才被我绑起来铐问和鞭打,现在我要去换跆拳道服,我把他带出来拳打脚踢,让你们看看精彩好戏。」

  沛沛回答:「好呀!快点,我快等不及了。」

  于是诗诗进去房子里,很快地她就带着John出来。

  John全身光溜溜的,身上有几条被鞭子打过的痕迹。

  他虽然也是个子高大,但谁叫这是女性至上的国度,尽管诗诗比他矮了快一个头,还是得臣服在诗诗的淫威之下。

  换上绑着黑带的跆拳道服的诗诗显然威风凛凛且充满暴唳之气。

  她的裤管很长,跟部下缘几乎快碰到地,所以大半只脚被埋在裤管里,这样所衬托出来的女人脚显得更加迷人。

  诗诗要John立正站好,然后二话不说,跆起脚来对John的胸口一阵狂踢,John倒退了几步才勉强站稳。

  诗诗继续保持攻击的准备动作,双手握拳,在John的四周跳动,一下子踢他的腰,一下子踢他背,一下子踢肚子,然后又从John的背后踢他膝盖让他跪在地上,接着又一脚踢中他的脸颊让他倒在地上。

  「给我爬起来!」

  诗诗大声斥喝,John又站起来。

  诗诗毫不留情,一拳打中他的脸,一拳打中他胸口,然后抓着他的肩膀用膝盖顶他的肚子,再一拳垂他的背让他倒地。

  John显然是被打得七荤八素了,倒在地上爬不起来。

  诗诗蹲下来抓着John的头发对他说:「告诉你,本小姐高中的时候在校内是女子组跆拳比赛冠军!你今天能被冠军好手踢打,是你上辈子修来的福份,要给我好好体会,知不知道!」

  「奴才一定!奴才一定!」

  「好,接下来让你享受我的空中飞踢,起来!」

  于是John又站起来。

  诗诗在John的正前方几步的距离,先小跑两三步,然后跃起来在空中把一只脚劈下来击中John的肩膀,John的脚没站稳,又跪坐在地上,诗诗在补上一脚把他踢倒。

  诗诗走到John的头旁边,把脚伸到他鼻子上,对他说:「来闻闻跆拳女王的脚吧,学跆拳道的女生脚可是非常迷人的呦。」

  诗诗不但用脚玩弄John的脸,还玩弄John的老二,让他「一柱擎天「。

  在一旁观看武打场面的沛沛,拍手叫好:「诗诗好厉害呦!连我的男朋友都彻底臣服在妳脚下!」

  诗诗笑着回答:「嘻嘻……学跆拳道就是有这个好处,可以用来虐待男奴。」
  诗诗一边说着,一边把John拖到凉椅旁,她和沛沛坐在凉椅上,John跪在诗诗旁边,我则在沛沛旁边继续保持马匹的爬行姿势。

  诗诗对沛沛说:「我们有一个多礼拜没有比赛骑马了。这样吧,我们来举行一场骑马比赛做为今天晨训的结尾。」

  沛沛说:「好呀!我正想跟妳比赛呢。我们就以绕这游泳池3圈为比赛距离,看谁先跑完。」

  「就这么说定!我先去拿我的骑马用具过来。还有ㄚ,我们今天比赛干脆穿跆拳道服来比好了。」

  「好呀!穿着跆拳道服就有征服和宰制的优越感,跟骑马的场景很能配合呢!正好我刚才骑这匹马骑蛮久的,马裤裤底已经有点湿了,我现在就去换跆拳道服啦。」

  过了不久,沛沛从房里带着一组骑马装备走了出来。

  我看到她穿的跆拳道服的裤管也是很长,裤管后面底部也是几乎快碰到地,当然她的脚掌也是大半埋在裤管里。

  沛沛对诗诗说:「物归原主吧,各自骑自己原来的马。」

  于是现在又回到由诗诗骑我,沛沛骑John。

  诗诗和沛沛坐在凉椅上,沛沛命令道:「为了表示你们这两匹马对我们女骑士的心悦臣服,在我们骑你们之前,先爬过来舔自己骑士的脚,并且闻骑士的鸡掰。来!」

  于是我爬到诗诗脚前,John爬到沛沛脚前。

  我低下头来亲吻诗诗的脚板,而且把她那遮住大半只脚的跆拳道服裤管下缘也一起亲吻。

  就因为那裤管下缘长到埋住诗诗脚板大半,使得诗诗的脚看起来更迷人,所以自然要对那裤管有所「报答「。

  然后诗诗把脚略为跆起,让我闻她的脚底,把她脚底的灰尘舔干净,又把每一只脚趾头都吸吮过。

  接着诗诗站起来微微张开双腿,让我把头钻到她的胯下来亲吻她的鸡掰,并且闻那骚味腥味。

  比赛就要开始了,沛沛给John装上装备;诗诗也稍微调整一下装在我身上的马蹬长度,随即她们就骑上来。

  我低头看到诗诗的那对赤脚套在马蹬上,心里真有说不尽的快乐。

  打赤脚骑马的女人和穿马靴骑马的女人一样令我着迷!我们两匹马在跑道上就定位,背上女骑士鞭子往我们屁股狠很一抽,我们就开始大步大步往前爬。
  「驾!~~~驾!~~~驾!~~~~~」一路上诗诗和沛沛的吶喊声和鞭子声此起彼落,我的屁股不用说,当然是很疼的。

  诗诗跟刚才沛沛一样,身体一上一下地做起「压浪」用胯下给我的背压力,爽的是她的鸡掰,苦的是我这匹马。

  不过我喜欢被女人虐待,尤其是当马给女人骑,这样「做牛做马「才真的让一个人完全失去尊严,跟畜牲无异。

  我卖力得爬,死命的冲,只为了让背上的诗诗充分享受骑马的快感。

  比赛进入后半断,我和John这两匹马齐鼓相当,而且开始在互抢跑道,企图超前对手。

  由于赛况紧张,诗诗对我的鞭打也更加凶狠,有时连续好几鞭不停的。
  终于到最后50公尺的冲刺阶段,诗诗的大腿夹紧我身体,身体微微向前倾,准备冲向终点。

  我和John仍然相持不下,鞭子仍持续地伺候着我们的屁股,两位女骑士也兴奋地吶喊着「驾!~~驾!~~」最后我以些微的差距率先抵达终点。
  诗诗很高兴,「下马「来之后双手抚摸我的脸颊说道:「马儿真棒!待会午餐给你加菜。」

  一旁的沛沛因为骑输诗诗,一脚把John踢倒,骂道:「干!一天没训练,你就跑输别的马!以后我要对你加强训练!」

  诗诗和沛沛各自解下我和John身上的马具,把马鞍放到我们面前让我们闻马鞍上的味道,也让我们亲吻马鞍。

  「沛沛呀,我的鸡掰好舒服呦,现在我的性欲正旺,刚好这两匹马又是公的,我们用这两匹马的鸡巴来发泄一下吧。」

  「好呀,我也很想!」

  她们两个随即脱下跆拳道裤子,命令我们翻身躺在地上,诗诗来干我,沛沛干John。

  诗诗握着我的老二,一屁股坐下来,就让我的老二套入她的阴道里,她的动作非常干脆明快,丝毫没有一般女孩子的那种羞涩,然后两个女生在我们身上一上一下地动着,我们两个男生爽得不得了。

  今天让她们虐待这么久,终于有机会可以发泄了。

  两个女生在我门身上一边干,一边浪淫,我也顺势伸出双手揉捏诗诗的乳房,让她更加性奋。

  结果我先射精,过了不久,只见诗诗露出淫荡的笑容,下面的动作慢慢停止,她也达到高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