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小公主 甜甜
小公主 甜甜
 宫主不屑的说:「下贱的东西,在不听话本宫主打死你!」

  刘新连连磕头,说:「妈妈息怒。」一边麻利的脱自己的衣服。

  不一会,他已经赤身你发的内容是非法内容的跪在迷蝶宫主脚下。

  「记住,在这里,你就是个贱货,狗都不如,明白吗?」她傲慢的说。
  他低着头说「是,妈妈。」

  「我说的什么?」宫主又问。

  「奴婢是个贱货,只配给妈妈玩。」

  一只洁白冰凉的纤手托起了我的下巴,迷蝶宫主抿嘴一笑:「乖,妈妈会疼你的。来,给你的礼物。」

  她用另一只手拍了拍我的脸,从沙发上取过一个带链子的项圈,刘新乖乖的伸过头去,迷蝶宫主将项圈套在我脖子上,扣紧,揪了揪链子,问「喜欢吗?」
  「喜欢!他连忙磕头谢恩。

  迷蝶抬起莲足,一踢,脚上的黑色高跟鞋飞出好远,她笑盈盈的看着我,刘新马上飞快的爬过去,用嘴叼起迷蝶宫主的高跟鞋,爬回她的脚下,逗的迷蝶娇笑不已,问「这是什么啊?」

  「妈妈的高跟鞋。」

  「知道要尊敬她吗?来,给我的鞋子磕头」他顺从的给她的高跟鞋磕头不已。
  「给我把鞋子舔干净!」

  他伏在她的脚下,卖力的舔她的高跟鞋,而宫主在惬意的看着电视。

  好不容易才舔干净,她又纤手一指「把所有的鞋子都舔干净!」

  刘新大吃一惊,门口的鞋架上最少有20双不同的高跟鞋,甚至还有两双靴子,无奈,我一点一点的舔了起来,迷蝶看见我狼狈的伺候她的鞋子,美丽的樱唇挂上了一丝笑意。

  他无奈的爬到了门口的鞋架旁边,认真的舔迷蝶宫主的每一只鞋子,迷蝶宫主满意的看着我的下贱样子,露出甜美的笑容。她一边看电视,一边打电话,象是在约朋友。

  一个小时后,刘新才舔干净5双鞋子,已经口干舌燥了。

  忽然,门开了,一阵高跟鞋急促的打地声,一个甜美的嗓音问:「那个贱狗来了吗?在哪里?」

  我回头,看见一条倩影闪了进来,迷蝶宫主小嘴冲我一努,说:「那不,给我舔鞋子呢。」

  刘新还没来的及看清来人,已经被一脚踢在了脸上。我惨叫一声倒在地上,接着,一只穿着高跟鞋的脚不停的踢在我的身上……

  「下贱的东西,老打电话烧扰我,姑奶奶今天打死你」甜美的声音娇斥道。
  他被踢的在地上滚来滚去,不停的求饶:「女王饶命啊,妈妈,救救奴婢。」
  好一阵,那个女人似乎踢累了,才停了脚。

  迷蝶妈妈娇笑道「甜甜,怎么那麽大火气?来,坐下歇歇,一会咱俩一起消遣他。」

  刘新强忍疼痛,跪直了身体,看见迷蝶妈妈正搂着一个娇小明媚的女孩坐在沙发上。

  那个女孩俏面生寒,气冲冲的盯着我,他不禁打了个冷战,知道是甜甜公主到了。

  「甜甜你看,这个小贱货脸上的脚印是你的吧?」

  甜甜公主看见刘新脸上一个完整的高跟鞋的鞋印,不禁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这个贱货,老打电话烧扰我,今天非打死他不可。」

  迷蝶宫主说:「别着急,咱们慢慢的玩他,今后他就是咱们的玩物,有的是时间拿他开心,保证让你打个够。」

  甜甜公主恨恨的看着他,我不禁涌上一丝寒意。

  迷蝶妈妈伏在她耳边嘀咕了一阵,我看见她嘴角挂上了残忍的冷笑。

  这时,有开门的响动,我想回头看,见甜甜公主起了身,吓的我低下头提动不敢动。

  门开了,随着脚步声,迷蝶娇笑着扑到了来人怀里,说「妈,你可回来了,看看我的这条狗好玩吗?」

  一个娇媚的女声说:「牵来我看啊。」

  迷蝶妈妈一把揪住我脖子上的链子,把刘新牵到了沙发前。

  一只纤美的穿着黑高跟鞋的脚在刘新面前,她那尖尖的鞋尖挑起了我的下巴,刘新看见一个看上去只有30岁出头的美少妇不屑的俯视着他。

  他乞怜的看着她,知道着是迷蝶宫主的妈妈了。

  「你多大了啊?」她鄙夷的问我。

  「回姥姥的话,奴婢35岁了。」

  「我女儿才22岁,你为啥叫她妈妈啊?」

  「妈妈高贵无比,奴婢只配做她的狗儿子」

  「好乖。」

  「好乖!」美妇人高兴的说。 「是。」卑贱的我垂着头回答。 「原来如此啊,怨不得你这样**呢!」甜甜公主笑着说,迷蝶妈妈也开心起来。 三个女王美丽娇艳,我跪在地上,不停的给她们磕头。 甜甜公主笑着说:「迷蝶啊,你的狗儿子好**啊!」 迷蝶妈妈得意的说:「不**我还不要他呢,男人连狗都不如,只陪给我舔鞋子!」 我突发奇想,向迷蝶乞求说:「妈妈,奴婢求您把您的鞋子嫁给我做妻子好吗?」 三女一楞,随即都笑了起来,迷蝶妈妈高傲的说「你配吗?」 我失望的低下了头。 「不过」迷蝶沉吟了一下。 「您吩咐!」我急切的说。 「你要能把你老婆也叫来,我可以考虑把我的鞋子嫁给你!」迷蝶妈妈微笑着说。 「好主意!来了后当你老婆面,我们给你和迷蝶的鞋子举行婚礼!」甜甜公主拍手称赞着。 我很为难的低下头,姥姥玉面一沉说:「慧儿啊,这样不听话的狗要他干什么啊?让他滚吧!」 我见迷蝶妈妈也俏脸含霜,不禁大惊,说:「妈妈,我叫啊!我这就叫她来!」 看着我拿起了电话,女王们满意的笑了,她们无聊的生活里又会有一些开心的事了。 楚梅带着16岁的儿子急匆匆的赶到了青岛,听说丈夫出了车祸,她立即就赶了来。

  到了地址,敲开门,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自己的丈夫正赤身裸体的跪在一个美丽的女孩子的脚下,卑贱的舔着那个女孩的高跟鞋!

  「刘薪,你在干什么?!」楚梅大叫了起来。

  「介绍一下,你丈夫现在正给他的女主人清洁鞋子。」

  门口那个娇小的女孩冷冷的说道。

  楚梅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那个娇小的女孩子眼光落在楚梅的儿子身上,嘴角挂上一丝坏笑。

  楚梅跑过去拉自己的丈夫,可是刘新却毫不理会,认真的舔那黑色的高跟鞋。
  沙发上的女孩有些恼了,站起来踢开刘新,一把抓住楚梅的头发,左右开弓抽了楚梅10多个耳光。

  楚梅愤怒的与她搏斗,但没几下就被那女孩打倒在地。当那个女孩的脚踩在楚梅的乳房上时,她看见刘新始终跪在地上,顺从的看自己的妻子被殴打。
  迷蝶宫主看着被自己踩在脚下的女人,心中充满了征服的快感,她娇笑说:「贱女人,乖乖的做我的狗吧,要不你和你儿子都会吃苦头的!」

  楚梅看见儿子已经被那个娇小的女孩抓在手里,她无奈的说:「你们要做什么都可以,别伤害我儿子!」

  迷蝶妈妈满意的松开了脚,说:「先把衣服脱了。」

  楚梅迟疑了一下,甜甜公主已经2个耳光抽在了儿子的脸上,听见儿子叫爸爸妈妈的哭声,楚梅乖乖的脱光了衣服。

  「我听话就是了!」楚梅惊慌的说。

  「来,先给我跪下。」迷蝶妈妈坐在沙发上翘起了二郎腿得意的说,楚梅无奈的跪在了迷蝶妈妈的脚下。

  迷蝶妈妈伸出了一只脚说:「好乖,来,把姑奶奶的鞋子舔干净,」

  楚梅学着刘新刚才的样子,伸出舌头去舔迷蝶妈妈的鞋子。

  迷蝶妈妈微微一笑,说「小贱货,闲着干什么?」

  刘新忙爬到迷蝶妈妈面前,去舔她另一只鞋子。

  甜甜公主笑着说「你可真会享受,我要进卧室了。」

  「干什么啊,一起玩这俩贱货吧!」

  「不了,我要好好调教这个小崽子,训练好了送给我姐姐做礼物,她早想试试玩了。」说完,公主揪着刘新的儿子上楼了。

  迷蝶满足的看着为她舔鞋子的夫妻俩,得意的笑了。

  楚梅虽然有30岁了,但平时保养的很好,皮肤洁白细腻,体形匀称,迷蝶妈妈看了也不禁赞叹:「贱母狗的身材不错啊!」

  正说着,伸出纤手抓住了楚梅的乳房,用力捏揉。

  楚梅被她抓在手里,畏惧的看着迷蝶妈妈,不知道这个美丽残忍的少女要怎麽玩弄自己。

  迷蝶妈妈娇笑着纤手用力,揪住楚梅的乳头使劲拧,疼的楚梅惨叫了起来。
  迷蝶妈妈却开心的笑了起来,越发的用力了。

  而刘新仍卖力的舔着这个正在折磨自己妻子的少女的高跟鞋。

  甜甜公主把刘新的儿子小雨带到了她的卧室,小雨还没有从刚才的震撼中清醒过来,甜甜公主微笑的看着他。

  小雨问:「阿姨,这是怎么回事啊?」

  甜甜说「要叫我公主,知道吗?」

  小雨想起刚才妈妈爸爸都给这个美丽的阿姨磕头了,便顺从的点点头,说:「公主,妈妈爸爸他们怎么了啊,为什么给您磕头啊?」

  甜甜公主说:「你妈妈爸爸很下贱,是我们的奴隶和狗,所以给我磕头啊!
  你觉得公主我高贵吗?」

  小雨点了点头:「高贵!」

  「愿意以后跟着我吗?」

  「愿意!」小雨知道妈妈爸爸管不了自己了,眼前着个阿姨美丽高贵,小雨心中产生了依恋。

  「你猜我会要你吗?小家伙。」甜甜公主知道这个小孩子快要屈从自己了。
  小雨看着甜甜公主微笑的面孔,想起刚才妈妈爸爸的样子,不禁扑通跪在了地上,爬到甜甜公主的脚下,抱住甜甜公主的右脚,乞求道:「公主,您让我跟着您好吗?」

  甜甜公主甜甜的笑了:「那要看你听话不听话了。」

  「我听话!」

  「好,给我磕几个头」

  小雨认真的给甜甜公主磕着头。

  公主开心的说:「我现在就缺个夜壶,你愿意做吗?」

  小雨在甜甜脚下说:「求公主让我做您的夜壶。」

  甜甜抚摩着小雨的脑袋,说:「好,乖!来,公主要小便了,你躺下。」
  小雨顺从的躺到甜甜公主脚下,张开了嘴。

  甜甜解开裤子,蹲下,对准小雨的嘴尿了起来。小雨大口的吞咽甜甜公主温热的尿液,仿佛小时候吃妈妈奶的感觉……

  甜甜公主尿完后,看了看躺在自己跨下的孩子,问:「好喝吗?」

  小雨说:「好喝,比我妈妈的奶都好喝!」

  甜甜公主被逗的笑了起来:「给我舔干净。」

  小雨抬起头用小嘴舔甜甜公主阴部残留的尿液,舔的甜甜咯咯娇笑不已。
  迷蝶娇笑着捏住楚梅的乳头,杏眼流盼,看着刘新说「狗儿子,妈妈我喜欢玩你老婆的奶头,她不开心,你啥意见啊?」刘新看到迷蝶美丽高贵的样子,不禁情迷意乱,说「妈妈您喜欢咋就咋啊,奴婢听您的话」迷蝶宫主笑着说「好啊,我就不客气了」说着纤手用力的拧楚梅的乳头,疼的楚梅在迷蝶手里挣扎不已惨叫连天,迷蝶却开心的笑个不停,刘新看到自己的妻子在迷蝶手里痛不欲生,竟然兴奋了起来,下体强硬的勃起了,迷蝶妈妈娇笑着一手拧着楚梅的乳头,一边伸出穿着高跟鞋的纤足踩在刘新的下体上用力踩。疼的刘新冷汗只流,但他抬头看见迷蝶妈妈那开心的笑容,又仿佛一切都是快乐的。 好久,迷蝶妈妈玩累了,才松开手和脚。刘新和楚梅如同瘫了一般伏在迷蝶妈妈的脚下。楚梅看迷蝶的眼中多了畏惧,迷蝶手脱香腮,思考着怎样的玩弄脚下的这对夫妻,刘新痴痴的看着迷蝶可爱的摸样,迷蝶忽然看到刘新的傻样,问「贱狗,看啥呢?」「看妈妈太美丽了」迷蝶芳心十分受用,开心的笑了,她不经意的看到楚梅眼中的一丝怨恨,新中火起,有意在楚梅的面前羞辱刘新,问「狗儿子,你真想娶妈妈的鞋子做妻子吗?」刘新磕头回答「是,妈妈。」「为啥啊,你不有老婆吗?」「妈妈的鞋子美丽高贵,尤其穿在妈妈的脚上,沾了妈妈的高贵气息,奴婢好喜欢」哈哈哈哈,迷蝶大笑了起来,「你老婆还不如我的鞋子吗?」刘新看了一眼脸都气青了了楚梅,迟疑了一下,「说」迷蝶拉长了声音说,刘新吓的磕头如捣蒜说「妈妈的鞋子美丽的很,我老婆哪比的上啊。」迷碟格格娇笑,说「看贱货,在你老公眼里你还不如我的鞋子,你还配做个女人,比条母狗都不如。」说着用
             脚踩在楚梅的头上

  楚梅在迷蝶的脚下挣扎着,迷蝶开心的践踏着这个女人,「贱货,在反抗本姑娘踩死你这条贱母狗「楚梅被踩的实在受不了了,终于向迷蝶求饶了「求您别踩我了,松松脚好吗「「你叫我啥啊?」迷蝶抗着自己脚下的女人,戏谑的问,她知道她要屈服了。」妈妈饶了我吧。」楚梅卑贱的哀求,迷蝶松开了脚,坐到沙发上,高傲的向楚梅勾了勾手指头,楚梅真的怕这个年轻美丽的女孩了,乖乖的爬行到迷蝶的脚下,乞怜的看者这个比自己小10岁的女孩。」你今天让我很不开心,你说,要妈妈咋惩罚你啊?」迷蝶抚摩着楚梅的长发温柔的问,楚梅跪在迷蝶脚下瑟瑟发抖,说不出话来,迷蝶嫣然一笑,伸玉手在楚梅脸上掐了一把,笑道「小东西,看把你吓的,妈妈今天给你点好吃的。」说这想刘新一努嘴,刘新迅速的爬到厨房,叼来一个盘子,迷蝶拍拍刘新的脑袋,娇笑道「乖「她把盘子放在地上,脱下裙子,蹲在盘子上,一截黄黄的屎轻巧的落在了盘子上。
  不一会,迷蝶将一大泡屎拉在盘子里,接过刘新叼过来的卫生纸,擦干净屁股,随手将粘满她的屎的手纸塞到刘新的嘴里,刘新津津有味的吃了下去,迷蝶笑吟吟的看这楚梅,说「来,贱货,把妈妈拉的屎吃了。」楚梅看了看盘子了的大便,都快哭了,迷蝶也不生气,说「狗儿子,给你老婆做个示范。」刘新说「是,妈妈。」爬到迷蝶的大便旁边,恭恭敬敬的给迷蝶的大便磕了3个头,迷蝶明知故问「儿子,你在干啥啊?」「妈妈,这屎是从您体内拉出来的,在您身体里呆过,就比奴婢高贵的多,奴婢要尊敬它「咯咯咯咯迷蝶笑了起来,刘新伏在大便上,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

  自从甜甜得到了小雨,仿佛得到了个好玩的玩具。跪在甜甜脚下的下贱的男人多了,她一点都不稀罕,而把一个16岁的小孩跳脚成一个下贱的小奴隶,让他的内心从小充满了对自己的忠诚,如同过去的家奴。想到这里,甜甜心中一阵躁动,兴奋的笑了起来。 小雨有点畏惧的看着这个美丽的女子,刚才她和她朋友折磨自己的妈妈的手段令小雨心惊肉跳,但跪在她的脚下,鼻子里闻到她身上的阵阵清香,小雨又有些依恋,不仅把小脸轻轻的贴在了甜甜公主的洁白柔滑的小腿上,甜甜看出小雨对自己的依恋,内心得意了起来,想到自己的计划,脸上露出邪恶的笑容。」我漂亮吗?」甜甜问小雨,小雨说「公主您好漂亮啊「「乖「甜甜伸玉手轻抚着小雨的头,仿佛抚摩一条乖巧的小狗。小雨闭上眼睛,享受着甜甜的爱抚,心中一片宁静,「小雨,来给公主舔脚「甜甜适时的吩咐道,小雨顺从的跪伏在甜甜的脚下,用小舌头为甜甜清理脚上的污垢。」以后你就要这样伺候我,明白吗?」甜甜一边享受着小雨的伺候,一边在小于心中种下奴性的种子「伺候好我,我就会对你好,想我对你好?」「想「小于抬起头乞怜的看着甜甜,「那就要乖「说着甜甜揪起小雨的头发,撩开裙子,把小雨的头塞进了自己的跨下,说「好好舔「开始小雨不知道舔啥,但在甜甜的指引下,很快找到了地方,卖力的舔了起来。不一会就舔的甜甜兴奋了起来,体液都流到了小雨的嘴里,小雨不敢吐,都咽了下去。 晚上,甜甜命令小雨洗干净到床上等她,她自己也去洗澡,想起下午小雨的嘴,甜甜忍不住笑了起来好久没有这样兴奋了,没想到竟然被一个16岁孩子给伺候舒服了。甜甜不仅为自己的创意暗暗得意,洗完澡,看到小雨乖巧的跪在床边,低着头等自己,甜甜抿嘴一笑,坐到床上,小雨轻轻为她脱去拖鞋甜甜躺到了床上,看见小雨仍然跪在床下,说「来,到床上伺候公主啊。」「是「小雨红着脸,不敢看甜甜美丽的裸体,甜甜一把把小雨拖上了床,娇笑到「小东西,还害羞呢。」说着把小雨的脑袋塞如自己的 跨下,小雨熟练的舔了起来,舒服的甜甜不禁呻吟起来,双腿用力夹小雨的头,可怜的小雨被甜甜夹的起都喘不上来。

  晨,当甜甜公主醒来的时侯,感觉到两腿之间非常的充实,小雨的头被甜甜公主夹在跨下睡了一晚上,甜甜公主满足的笑了,她踢了一脚小雨,小雨立即醒了过来,「小夜壶,本公主要小便了,快伺候「甜甜促狭的吩咐,小雨马上把嘴凑到甜甜的*道,用小嘴紧紧的裹住甜甜的*道口,甜甜满意的躺在床上,把一泡晨尿全部的撒到了小雨的嘴里,她撒的很慢,使小雨有吞咽的 时间,虽然她并不在乎小奴隶的感受,但毕竟还没有完全训练好,尿液洒到了床上就不好了。
  尿完,小雨照例舔干净甜甜公主的下体,爬下床,到卫生间洗漱,洗干净后来到床边跪下听候吩咐。之后的几天,甜甜每天就跳脚小雨,时间不长,小雨已经心甘情愿的伺候甜甜,把她当做了自己最亲近的人。 一天早上,甜甜接到了姐姐的电话,说要来看望她,甜甜开心的不得了,电话里告诉姐姐,上次和她说的事这次来了一定办,和姐姐一起玩弄奴隶,是甜甜好久的愿望了,这次终于可以实现了,尤其还有了这个小奴隶,「我保证让你大吃一惊「「好啊,我一定要见识见识。」姐姐愉快的答应了。 甜甜找到迷蝶宫主,把刘新和楚梅借了过来,她要让姐姐玩的开心。刘新驾驶着车子来到了火车站,夫妻俩随着甜甜来到了站台,车进站了,「姐姐「甜甜叫着扑到了一个年轻美丽的女子怀里,两姐妹抱在了一起。姐姐好奇的看着刘新和楚梅,「你的朋友?」甜甜不置可佛的点了点头。
  开车回到了甜甜的住处,姐妹俩上了楼,夫妻俩也跟了 上去,进屋后,甜甜和姐姐坐到了沙发上,寒暄着,姐姐忽然发现垂手恭立着的刘新楚梅,说「甜甜,你咋不招呼你朋友坐啊,人家两口子接我,忙了半天了「甜甜冷笑一声,「听见没有,我姐姐让你们坐呢。」刘新和楚梅吓的扑通跪在了地上,姐姐吃了一惊,问「他们?莫非是?」甜甜娇笑说「是啊,他们都是狗,是咱们的奴隶「姐姐奇怪的问「夫妻都是吗?」还不只呢「甜甜说完轻拍玉手,小雨从卧室爬了出来,爬到甜甜的脚下「他们一家都是下贱的东西,来,把主子的鞋舔干净没看见走了那远的路吗?」刘新和楚梅顺从的爬到姐姐的脚下,一人一只,舔姐姐脚上的高跟鞋。

  姐姐毕竟还有些不习惯,看着跪在自己脚下下贱的舔着自己鞋子的夫妻俩,十分的好奇,说「他们愿意这样吗?」甜甜不屑的一笑,「姐姐,这些贱狗只配做这些,你不要把他们当人看,越侮辱他们,他们越兴奋「说着,吩咐到「把衣服都给我脱了「刘新和楚梅顺从的脱光了衣服,姐姐说「他们好听话啊。」甜甜公主指着刘新已经勃起的下体,说「看,兴奋了吧「姐姐也娇笑了起来「真的揶「甜甜拿出了一条鞭子,说「去,把车给我拉出来「刘新去储物室将一辆两轮人力车拉了出来,低低的车身,前方的两根缰绳,这是甜甜喜欢的玩法。甜甜将刘新和楚梅套上缰绳,并且把两个带夹子的小铃铛夹在了楚梅的乳头上。甜甜坐到了车上,纤手挥鞭「驾「刘新和楚梅便爬行着拉动车子,「快点「甜甜公主的鞭子无情的抽在刘新和楚梅光洁的后背上他俩卖力的爬行着,皮鞭抽击声和甜甜姐妹的银铃般的笑声交织在一起,甜甜坐了一圈「说「姐姐,你来「姐姐也挤到车上,车速慢了下来,甜甜把鞭子递到了姐姐手里,姐姐迟疑的拿着鞭子,说「快,再不加快我可抽了「可怜刘新和楚梅累的直吐舌头,那里快的起来,姐姐紧握鞭子,举了起来,看甜甜,甜甜公主用鼓励的眼神看着姐姐,姐姐一闭眼,一鞭子狠狠抽在刘新的后背,刘新惨叫一声,四肢用力,加快了速度,甜甜说「姐姐,看,就得抽他们啊。」姐姐也笑了,看到鞭子的效力,又一鞭子抽在了楚梅的屁股上,夫妻俩用力的爬行,姐姐抽出了感觉,鞭如雨下,清脆的鞭子抽打肉体的声音让姐姐开心不已「真是下贱的狗啊,「姐姐赞叹道。

  刘新和楚梅累的摊到在地,咋打都起不来了的时候,甜甜公主和姐姐才意尤未尽的下了车子,看到身上鞭痕累累的夫妻俩,姐姐不禁有几分得意,原来虐待奴隶的感觉是如此的开心,难怪妹妹这样喜欢呢,姐妹俩坐到了沙发上,甜甜说「马上爬到我们脚下来,「刘新和楚梅挣扎着爬到她们的脚下,甜甜抬纤足踩在楚梅的脸蛋子上,娇笑着对姐姐说「你看,都是女人,她只配被咱们踩在脚下。」说着用鞋底用力的揉搓楚梅柔嫩的脸蛋,姐姐也把穿着高跟鞋的脚踩在刘新的脸上,说「是啊,有个男人当脚垫是很舒服啊。」边说边用脚在刘新脸上拧,刘新在她脚下挣扎,这两个美丽姐妹对他的侮辱和折磨竟使他的下体空前的勃起,姐姐发现了,指着说「看,他竟然勃起了,好下贱啊。」甜甜也哈哈大笑,一脚把楚梅踢到姐姐的脚下,说「好啊,来,贱母狗,和你老公做爱给我们看。」刘新如奉纶音,扑到楚梅的身上,做爱了起来,甜甜和姐姐笑盈盈的看着他们下贱的表演「这比黄片好看多了。」姐姐开心的说「我真没想到会有这样下贱的人啊。」甜甜得意的笑着,她撩开自己的裙子,小雨乖巧的爬到了她的跨下,卖力的为她舔起下体,更引起姐姐的羡慕。说「甜甜,你可真会享受,看人家夫妻做爱取乐,还要人家儿子给你口&「「对啊,让他一家都有事情干啊,都别闲着啊,「姐妹俩笑的花枝乱颤。

  从街上回到了甜甜小公主的住处,关上门,「跪下!」一个冷冷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我猛地回过头,才发现此时的「甜甜小公主」已经不是刚刚那个清纯的阳光女孩了!她的眼神中闪烁着高贵的冷漠,一路上挂在嘴边的笑容也已经消失了。「啊……你……」我被这个突然间的变化搞得有些惊慌,更想不到的是她上前重重的扇了我一计耳光,「跪下!!!」声音比之前提高了一倍,目光中更是充满了严厉、决不妥协!这时我才意识到她已经进入了角色,「是,甜甜小公主!」我跪倒在了房间的地毯上,「贱奴给您请安了。」说罢我给我的主人磕了三个响头。「把衣服脱光,爬到我脚边来。」主人的话很平,没有一点的语调,「是……」我答应着照做了。当我重新跪到甜甜小公主面前的时候已经是一丝不挂。「你愿意做我的狗奴被我TJ么?」她突然发问。「愿意,愿意,我的甜甜小公主,我的圣母!」我边回答边下贱的向前爬了几步,「我是您的一条最下贱最*荡的公狗,您不要拿我当人看!求您TJ我,贱狗永远是属于您的!」在这一刻,我身体里骨子里最*荡最下贱的奴性完完全全的爆发了出来,我得到的是极度的兴奋和那种被剥夺尊严的放松——真正的放松。然而,这仅仅是一个开始…
  …

  「很好」甜甜小公主甜甜小公主微微一笑,「现在帮我把衣服脱光,我要去洗澡。」「是,甜甜小公主!」我伸手去脱主人的鞋子,谁知这举动又招来了一个重重的耳光,把我打翻在地。「你知不知道你是一条狗!?狗会用自己的爪子去做事情么!?呸!狗都不如!」还算聪明的我立刻明白了甜甜小公主的意思——狗应该用自己的嘴去做事的。我重新爬了上去,用嘴叼住了主人鞋子……废了好大的劲才用嘴脱光了甜甜小公主所有的衣服。主人把自己的内裤、胸罩丢在一边整理自己的东西,我当然不会放过这样的好机会,赶忙爬过去细细的嗅起了主人的衣物,并沉迷于其中的气味。她看到我下贱的样子得意的笑着,笑声吸引了我的注意力,这才注意到了主人的裸体,我完全被吸引住了!飘逸的长发,漂亮的脸蛋,修长的身材,……性的本能让我的下体猛然勃起到了极点,在两腿之间高高的翘了起来。这一切都被主人看在眼里,她忽然暴怒起来,直径走到我的面前,两只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目光中充满了愤怒与冷酷。「硬了啊?贱狗。」
  ……「是……是的……」「是不是很想……?」太美了!主人真的太美了!我的下体无法拒绝这样的诱惑,它涨得几乎要破裂了!哪怕只让我make一次,死了都认了!然而面对甜甜小公主的提问我却低下了头,不敢直视她的眼睛。「回答我,没关系的,如实说就行了。」主人的语气忽然平缓了下来。我这才慢慢的抬起头看着她的眼睛,战战兢兢的回答「……是的」,我多么盼望奇迹能够出现,哪怕我来世还做她的狗!

  「呸!!!」一口口水重重的砸在了我的脸上「你也配!?」甜甜小公主恢复了她的威严、她的至高无上,「你是一条狗!一个天生的下贱胚子!想make love?!你来世的来世都没有这个资格!告诉你!你只配给我舔脚!舔屁眼!贱狗!跪下!」面对甜甜小公主潮水般的羞辱,我后悔极了,后悔忘了在她面前忘了我作为一名奴隶的卑微的身份。「主人!贱奴再也不敢了!求主人原谅我!原谅我!」我疯狂的爬到甜甜小公主的脚边一边用力的磕头一边绝望的祈求着。「做错事当然要惩罚,不过在惩罚你之前我要先去洗澡……」「请主人上马!」没等甜甜小公主说完我便四肢撑地趴在了她的面前,「让贱狗驼您进浴室吧。」我挺直了腰板等待主人。「呦~这么快就学会拍主人的马屁了哦?哈哈,真乖。」甜甜小公主说着已经骑到了我的身上,扭身在我屁股上重重一巴掌,「驾!」……

  甜甜小公主泡在浴缸中享受着泡沫,而我则伏在浴缸边静静的等待,背上放着甜甜小公主的洗发液、浴液、香皂、浴巾等清洁用品。主人时不时的用小脚踩、踢我的头,或者将洗澡水泼在我头上。「进来,趴下!」主人命令道。我赶紧爬进浴缸,跪在浴缸里面。主人一屁股坐在我背上,用花洒冲浴。洗澡水冲淋着主人的玉体,然后又流淌在我的身上,那感觉美妙极了。突然,主人站了起来,用脚把我的头摁在水里,我扑倒在浴缸里,满头满脸是泡沫,主人则哈哈大笑。
  大概半个小时后,甜甜小公主的沐浴结束了,她微微的一笑,「我的小狗好乖哦,主人要奖赏你,来,主人帮你也洗干净!」。对我来说这绝对是个惊奇,心里一种说不出的喜悦渐渐的向上漾着。「谢谢主人,谢谢主人,主人菩萨心肠,关心下人」主人在我身上泼了一盆水后拿出了一把刷子,开始为我清洗身体,刷我的脸、刷我的腋下、刷我的前胸、刷我的屁眼,甜甜小公主刷得很仔细,特别是在为我刷洗下体的时候,她的纤纤细指不时的触动我的至阳之物,让我兴奋不已。每到此时我都要汪汪的犬吠几声以示心中的欢喜和对主人的感谢。不多时,清洗结束了,甜甜小公主在我的背上铺上了一条浴巾直接从浴缸里跨上了我,又是重重的一巴掌,我便驼着主人缓缓的爬出了浴室,将她放到了床上。

  我跪在床边,甜甜小公主的玉足已经插进了我的嘴里,我当然不会放过这个和主人身体接触的大好机会,我仔细的舔噬着。时而大面积的舔她的整个脚心和脚面,时而小范围的快速的舔着一个部分,我的舌头在她的脚趾缝之间不停的穿梭着,好像主人玉足的每一寸肌肤上都有无限的甘露在滋润我。甜甜小公主很满意,并示意我向上舔。顺着她的大腿内侧一路舔上去,……一个正常的男人面对这样的美景时不可能不产生冲动,而我已经学会了用崇敬的态度去去舔、去崇拜……我不担心甜甜小公主会因为我的调皮而发怒,我知道主人很快乐,因为我听见了她咯咯的笑声。

  这种感觉怎么形容呢?平时我总是一副大男子主义的样子,男人的尊严让我无时不刻的在严肃着我的行为举止。朋友们都很信任我,很多事情都要我想办法、拿主意,但这种信任却让我感到无形的压力,你做得越出色这种压力就越重,有的时候甚至感觉无法呼吸!很累,是那种心理上的累,似乎生活已经没有了轻松和快乐。然而此时,面对着一个比我小很多的漂亮女孩,她在TJ我、凌辱我,在剥夺我作为一个男人,甚至一个人的尊严!是她让我放下了生活中压在身上重重的包袱,是她让我抛开一切的去面对我最下贱的一面,是她给我了真正的轻松和快乐!我的甜甜小公主!从那一刻起我就发誓我会永远的爱您,永远的感谢您,永远的忠诚您!

  然而主人对我的TJ还远没有结束。我沉醉于舔噬的快感中,不知过了多久,主人忽然从床上猛的坐了起来,一脚把我踹翻在地。她踱到我面前语重心长的说:「狗狗,不是主人不疼你,你乖的时候主人奖赏过你了,但你做错了事情就要受到惩罚,为你刚刚对主人的不敬付出代价吧。」「是,甜甜小公主,贱奴不为自己辩解,请主人惩罚我。」说着我跪到了甜甜小公主的面前,「啪!」一个耳光,「1下,谢谢主人赐打,请主人继续惩罚我!」「啪!」「2下,谢谢主人赐打,请主人继续惩罚我!」「啪!」……20个耳光过后,惩罚结束。「狗狗,主人打疼你了么?」甜甜小公主抚摸着我发红的脸用怜爱的眼光望着我,这种眼光让我感到无比温暖,我将身体幸福的依偎在主人的脚边,「狗狗不怕疼…

  …」

  接下来的TJ项目是钻裆,甜甜小公主劈开腿站在我面前,命令我在她的跨下来回的穿梭,并且要一直伸着舌头。我下贱的来回的爬行,那种征服者高傲微笑始终挂在甜甜小公主的脸上。大概4。5次以后,我做了一次臀部崇拜,准备从后边通过,谁知我刚刚进入胯下,甜甜小公主突然合上了双腿,夹住了我的脖子,「啊……主人……」我有些惊恐。甜甜小公主什么都没说,夹着我的脖子向她放在墙角的背包走去,没办法,脖子被夹住了,只好跟着爬过去。甜甜小公主打开了她的背包,我看到里边全都是她带来的TJ工具。

  我被捆起来那是自然,一条拴在我脖子上的狗链还挂着铃铛,甜甜小公主甜甜小公主拿出了一根很短的塑料棒,它的一头是五颜六色的丝带,很是好看。开始我以为是鞭子之类的工具,但那却是为我准备的一条彩色尾巴,的确,狗都应该有尾巴的。主人将塑料棒润湿一下慢慢的插进了我的屁眼,留在外面的是那五颜六色的丝带,我犬吠了几声,用力的晃动了几下身体,让「尾巴」摆起来,表示对它的喜爱和对主人的感激。这就是我作为一条狗的穿着,而甜甜小公主终于穿上了她的黑色漆皮甜甜小公主装,露乳开裆的风格使我的主人充满了大胆和前卫,皮靴手套,特别是三角面具的佩戴更是让她的高贵与冷傲提升了几个档次,手中的一条蛇鞭和她的形象完美的配合,最大限度的发挥出了她的震慑力。面对着这凌人的盛气我该做些什么?我能做些什么?!没有TJ已经被击败了,从心底上彻彻底底的被击败了!我已经没有胆量再去调皮、去撒娇,甚至求饶,只能瑟瑟的跪在那里,低着头,浑身发抖!

  「啪!」第一鞭终于打下了,接着就是疯狂的踢打与踩踏,手脚都被束缚得我只能忍受着这种虐待,就像一只皮球一样的被主人踢来踢去,不停的翻滚。甜甜小公主用细细的鞋跟踩着我的脸,然后又把另一只脚也放到我身体上来,并且用尖细地鞋跟用力的踩着,好刺激,好疼……,皮鞭雨点般的落在我的身上,抽打在我的屁股上,接着她飞起一脚把我踢到了墙边,紧跟着上前又是重重的一鞭……打骂声、皮鞭声还有我项上的铃铛声充斥着整个房间,它们汇聚在一起在天花板的上空不停的盘旋着凝结在空气中。然而,从始之终我都没有哀号过一声,因为我知道,奴隶是甜甜小公主的私有物品,甜甜小公主有权自由的去支配他,作为一个奴隶,我的生活我的命,本该如此……

  这次TJ虽然过去很长时间了, 但每次回忆,我心里感觉很幸福,因为,我知道,我最大的刺激和满足,是甜甜小公主带给我的, 而我, 也将我的灵魂,永远地留在了甜甜小公主脚下……

            (四)情侣主VS情侣奴

                序言

  sm现在之于我,只是生活的调料,写下文章,希望跟同好一起分享我的快乐,以下文字,百分之九十为真实内容。

               人物简介

  女主人甜甜小公主,也就是我哈

  男主人儒雅,一个一直支持我呵护我的同好。

  给女奴赐名青奴,是第一次接受调教。

  给男奴赐名黑背(该狗身材健硕,且满背纹身),调教过N次

             (1)快乐的前戏

  在漂亮的旋转餐厅里,首先见到了青奴,一个的三十岁的职业女性。

  她怯懦的低声喊着,主人

  盯着她略有红晕的脸,内心充满了期待,期待夺走她第一次的SM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