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女给仕エミリア全
,女给仕エミリア全
 这是当然的。要是在这里就落下了的话,在marugarete女士的玩耍室里耗尽生命就行了——」

  「这……这样的事……这是说?」

  这个女性,从那个只认为人类是玩具的淫魔手中帮助了自己这件事,只是幻想吗……

  「主人是被我拣来的哟?打算怎麽对待你是我的自由」

  以无所谓的表情那样说着,emiria在水桶里边沉下了吸了精液的抹布。
  并且她手上拿起了放在房间角落里的除尘器。

  「譬如……用除尘器处理主人的性慾的事也」

  避开尖端管嘴的部分,emiria打开了开关。

  vuwu~~n……的吸引声音震响了房间。

  「主人肮脏的体液,要全部摄取」

  修动着除尘器,emiria莞然的笑着。

  对突然的事态,青年由於惊愕完全没有反应过来。

  怎麽说,除尘器——

  拘束他的手臂的顶棚的锁链脱落,被强制直立的青年解放了。

  「停下……!那样的事……!」

  象要从emiria身边逃跑一样地往後退时,青年屁股着地的摔倒了。
  他的阴茎,尽管射过一次依旧勃起了。

  对那样的他,拿除尘器的emiria接近了。

  对准摔倒後瑟瑟发抖的青年的阴茎,除尘器的软管的前端慢慢接近——
  「那麽,失礼」

  emiria,就那样以除尘器的软管吸入了龟头部。

  转瞬间阴茎尖端被软管咽下,一边受到振荡一边被激烈的吸引起来。

  「a……!uwaaaaaaa!!」

  vuwu~~n,zubo,zubobobobobobo……!

  对从没体验过的事强烈的吸引,自己的阴茎被暴露的触觉。

  象振动器一样的激烈的振荡,很快使阴茎发麻。

  被吸入了的空气,在阴茎和管嘴之间生出独特的振荡。

  阴茎被除尘器吸入,被蹂躏竭尽——那,是强烈的快感。

  「aa!!哎呀aaaa!」

  对这过分激烈的刺激,青年大声疾呼。

  象要吸尽他一样的吸引力和独特的颤音。

  这样的,不可能忍耐。

  青年的膝颤动震动,腰部力量飞快的泄漏出去——

  「那麽请主人,在里面排出精液」

  那样说着,emiria一口气把肉棒的根源吸入了软管。

  现在龟头部被施加的简直要发疯的刺激,一口气袭击了阴茎全体。

  「哎呀!uaaaaaaa!!」

  zupo,vuwu~~n,zubobobobobobo……

  在软管中,青年清楚的明白自己的阴茎在乱翻乱滚。

  哆哆嗦嗦的肉棒由於受到除尘器特有的颤音震动,受到着象被吸尽一样的吸
                引——

  「aaaaa……ko,这样的……」

  青年的脑髓眼看着沉醉於那个刺激前。

  头中变得雪白了,第一次的感觉。

  青年几乎无意识的射精了。

  「a!a!哎呀……!!」

  在除尘器的软管内,青年的精液断断续续地溢出。

  「是不是射精了……被这样的器具吸出精液,真是无药可救……」

  对於被除尘器吸到射精的青年,emiria完全没有宽恕的意思。

  象玩弄射精中的阴茎一样地,使软管弯曲了。

  「u!哎呀!哎呀—!!」

  被emiria的手裁判播弄,青年几乎要哭喊出来。

  就那样,她用除尘器吸出了少年溢出的全部精液。

  从软管将白浊的液体一滴不剩的吸入了。

  对那个快感和倒错感,青年四肢无力了——

  「射了相当多呢,主人。是打算让除尘器怀胎吗?」

  象嘲笑了一样的,浮起凉快的笑容的emiria,用握在手里的除尘器的软管,对青年的阴茎玩弄。

       让他连沉浸在飘飘欲仙的快感中的余地都没有

  「—,—……!哎呀!」

  对那个太激烈的刺激,青年的肩膀颤抖着。

  他的阴茎完全没有萎缩,就那样被除尘器吸入持续被播弄。

  「唉呀?没有变小的话,就是说还有肮脏的液体积着着呢。要全部吸乾净才行」

  那样嘟哝着——emiria毫不留情地吸起了阴茎。

  往上下运动握住管子的手,做出了巧妙的活塞运动。

  zubo,zubobo……吸引的声音激烈地响着。

  「啊……agu,啊!u,aaa……!」

  对那个刺激,青年发出了象不正常了一样的声音。

  阴茎被吸入,受到激烈的振荡——身体苦闷的快感充分暴露出来。

  「emiria,女士……!停,求求你停下……!」

  「如果希望停下,就要把精液全部吐出来才行。那麽要稍微加大吸引力了哟」
  那样说着,emiria把除尘器的开关掰到了『中』。

  转瞬间除尘器的吸引力增加。

  vuwu~~n!zubo,zubobobo……!

  「哎呀那样那样那样aaaaaa!!」

  除尘器的工作声音和吸引声音,以及青年的哀鸣声在周围回响了。

  「被除尘器吸肉棒吸的心情舒畅…… 真是个没有希望的主人」

  那样说着的emiria一点也不放松对青年的责备。

  胯股之间在管嘴被玩弄,青年持续着快乐的喘气。

  前端溢出的液体也毫无悬念地被往上吸了,青年眼看着再次到达顶峰。
  身体颤动震动,腰部的力量遗漏,脑海再次变得雪白——

  是刚才的射精时候,品味了的感觉。

          在甘甜的麻木中青年被终了了——

  「哎呀……!uaaaaaaa……!!」

  在软管中,咕嘟咕嘟迸出的青年的精液。

  完全不介意这些,emiria让除尘器持续工作。

  「……又出来了吗?除尘器,那麽舒服吗?」

  「已,已经够了,请停止吧……」

  「刚才,说过吧。阴茎变的这麽大这样的事,肮脏的液体积存着这样的事」
  emiria提升管嘴的前头,有重点地使之吸引龟头部分。

  在转瞬间啜完了精液的管嘴,再次转到了青年的龟头。

  在回响的轰鸣声中,青年战战兢兢竞的抖动着身体。

  「到全部吸出为止,扫除不能结束哟」

  「怎麽,那样的……!aaaa……」

  青年一边快乐的哆嗦,一边战栗着。

  阴茎不变小,就不被宽恕。

  射精前和射精後,强制受到的吸引都使之勃起。

  总之,这是直到变得破破烂烂都不会结束的责备——

  「这样……不就结束不了……」

  「嘿,会变成那样。全是因为主人只顾往除尘器里射精哟」

  emiria象的的确确明白事理一样地说了。

  「扫除是我的工作,主人是被打扫的一侧。因此请将身体委托给我」

  「那样的……哎呀aaaaaaa!!」

  好像要强制地让青年默不作声一样,把开关掰到『强』的emiria。
  吸引一口气增加的更加强而有力,激烈地吸起阴茎来。

  「a,au……!agu,auu……」

  他的敏感的部分在管嘴里被啜吸着,转瞬间青年被推上顶峰。

  同时,头中变得雪白了——

  在那个甘美的感觉中,一转眼地他被往上吸了一次份的精液。

  「uuuu,aaaa……」

  这个,用除尘器吸阴茎的快感——

  应该在抵抗的青年,不知不觉沉醉於那个快感。

  用除尘器榨取精液带来的屈辱,被快乐替换了。

             想更体味着这个——

          希望更多的用除尘器摄取精液——

  emiria不可能看漏那样的青年的感情的变化。

  「……溺水了吗,主人?」

  用管嘴有重点地敲诈龟头,emiria嘟哝着。

  「a,au……」

  「用除尘器被处理了精液的悲哀的存在——可以那样沦落吗?如果不介意,今後都那样对待你也可以……」

  「u,uuuu……」

  被快乐钝化的头,只明白被问了什麽重要的事。

  今後,想一直体味着这个快感——

  可是,感到一些不一样的心情。

  「要怎样被做呢,主人……?」

  那样说着,emiria用除尘器持续吸着阴茎。

  拖拉着,揉搓着,持续的侵蚀他的阴茎。

  然而,青年——

  尽管如此,阻挡了快要被快乐冲走的事

  期盼这个快感,一直能继续的事

  「是不行…………,那样的……」

  「那样——」吗

  那样说着,emiria继续吸着阴茎。

  青年的脑海再次一片雪白,又在除尘器中终了了。

  「ua!ua那样哎呀那样那样aaa!!」

  躲开,咕嘟咕嘟躲开……!

  他一边苦闷的大叫,到除尘器的软管内一边持续喷出精液。

  「停止……已经,快停止……」

  「应该说了到全部吸完精液为止都不能结束。全部,吐出——到里面」
  冷酷无情的平静宣告着的emiria。

  在除尘器的吸引,与手的揉搓蹂躏青年的阴茎的情况下。

  「au……aaaaaaaa……」

  这样,好多次好多次的强制迎接绝顶——

  在那个超过了5次的时候,终於青年丢失了意识。

  「u,uu……」

  青年醒来的时候,那里是热气弥漫的空间。

  脚下是大理石的地面,周围弥漫着热气和湿气——马上,青年发现这里是浴室。

  虽然打算起来,但是立刻又摔倒在地。

  刚才被狠狠地用除尘器吸精疲劳,好像一直延伸到脚趾了。

  「唉呀,要注意一些」

  穿着女佣服的emiria,对醒来的青年那样说。

  她拿着淋浴器,调整着开水的温度。

  「是,什麽……」

  「相当脏了吧?要清洗身体」

  那样说着,emiria强行将青年按在浴室的椅子上。

  消费相当的体力的他连反抗的精力都没有,坐在了那里。

  「如果太热请说,主人」

  那样说着,emiria用来自淋浴的开水开始冲洗青年的全身。

  她连衣裙和围裙都穿在身上,不过,没有濡湿的情况。

  好像衣服本身是防水的,是用魔术还是由於什麽别的不濡湿着——嘿,怎样都好。

  青年在过分激烈的除尘器责备下,已经疲劳不堪了。

  也只好将一切委托给正在洗身体的emiria。

  只是,那个洗法好像有哪里不对,那样的感觉。

  「e,emiria女士……」

  「怎麽了?淋浴热吗?」

  「不……」

  用淋浴冲洗青年的身体之後,用沐浴露淡泊地涂抹他的全身的emiria。
  那是虽然谨慎认真,但是极为粗鲁的洗法。

  青年被自己简直象化为猫狗一样的错觉填满着。

           只是单方面地被洗存在——

  实际的地方,说不定几乎同样。

  「——那麽,前面也要洗涤」

  注意到背和身体都被冲洗过,留下的只有胯股之间——青年,总算悟出那个。
        之後要被这个漂亮的女仆洗胯股之间——

  理应抱着接受狼狈的耻辱的心情的青年,残留的,确实并非如此,简直像期待一样的沸腾感情。

  「因为要冲刷肮脏的部分,请稍微打开脚」

  「……」

  青年,坐在浴室的椅子上慢慢的张开脚。

  他的阴茎,由於好多次被榨汁了的原因保持着缩小。

  emiria将它在手掌上充分涂满沐浴露。

  观察着自己的阴茎在她的手中起泡的情况,青年变得无法控制住上升的兴奋。
  之後,要用那个泡沫,用那个手掌洗肉棒——

  「……,失礼」

  就那样转到青年背後,搂住一样地伸展了在胯股之间的手。

  用右手和左手和善地握住阴茎和阴囊袋,充分厚厚的涂上泡沫。

  「e,emiria女士……!」

  青年的阴茎,在她的手中开始变大。

  光滑的触感,emiria的体温连泡沫中也传递了温度。

  用那个,轻轻地包住了阴茎。

  被白色的泡沫掩盖的自己的东西面前,青年兴奋的震动着身体。

  「还以为刚刚全部吸出来了,原来还有留下来呢……」

  emiria一边蹙眉,一边进行洗阴茎的运动。

  用沾满泡沫的双手夹挤阴茎,充分地用两手掌包进去使之上下颠倒——
  肉棒的干的部分被提高,同时刺激缝缝。

  「e,emiria先生……!出,出……!」

  「主人,这个洗身体,不是性的服务」emiria断然的说着。

  「可是,即使这麽一点点的连刺激都不能忍耐的话,我也没有办法,请按你喜欢的那样射精」

  「e,emiria先生……哎呀!!」

  yuchiyu、yuchiyu……

  青年的阴茎被沾满泡沫的手玩弄,胯股之间下流的肉声回响着。

  他的表情扭曲了,体味着那个快感——那个界限,太简单地被访问了。
  「哎呀!emiria……先生……uaaa!!」

  对上下脉动颠倒的刺激屈服,咕嘟咕嘟……青年在emiria的手中喷出了白浊的液体。阴茎上泡沫和精液纠缠在一起,留下了淫乱的线。

  「又脏了吗?这样的话清洗的意义就没有了,主人」

  一阵摩擦阴茎之後,emiria张开了精液纠绕附着的手指。

  手指和手指之间白浊的液体与泡混合在一起落下。

  自己露出了的东西,那麽污染了emiria的漂亮的手掌——在那个景象里,他喘不上气。

  「……主人的蝌蚪,满满地在游泳呢」

  那样说着,emiria没有停留地冲洗着在手掌里粘到的精液。

  在青年胯股之间,淋浴的开水冲洗了泡沫和精液的混合物。

  这样,胯股之间的冲洗就结束了——青年那样想着。

  「那麽,要从最初开始重新洗。下面请忍耐」

  「哎……?」

  没预料到的emiria的发言。

  青年惊愕着安排的不久,emiria再次用手掌包进青年的阴茎,简直象捋一样开始洗。

  yuchiyu、yuchiyu……

  「uu,哎呀aaa……!」

  对光滑的泡沫带来的独特的快感,青年身体苦闷了。

  emiria象从背後抱住一样地摁着那个身体。

  「请别闹腾,主人」

  被emiria从背後紧抱,胯股之间emiria的双手持续动着。
     那个娇小的手指婉转地纠缠着在被泡沫覆盖的龟头——

  青年由於emiria给予的刺激再次兴奋了。

  「……如果射精的话,就要再从最初开始洗哟」

  对失去力量的青年,emiria那麽宣布道。

  那个柔软的手掌,集中地洗着被泡沫涂满的龟头。

  与言词相反,那手的运动一点一点地逼迫着青年。

  「哎呀aaa……!」

  emiria娇小地柔软的手指,慢慢地沿着包皮的部分爬动,并把那个交界处的纤腰,男人最敏感的部分,捕捉了。

  满是泡沫的手指擦了粘液和沟的瞬间,青年的界限访问了。

  「痛苦……哎呀aaa!!」

  被emiria从背後紧抱,肉棒跳动四肢无力——

  在那个开放感和飘飘欲仙感中,青年陶醉了。

  青年再次被emiria手指弄到绝顶,喷出了精液。

       无法在emiria洗乾净肉棒前忍耐射精——

  那,是对男人来说无比的屈辱。

  「……主人,对我的手那麽苦恼吗?」

  注释着胶粘白浊的液体纠绕的手掌,emiria移动着轻蔑的视线。
  用淋浴简单的冲洗後,继续在青年的胯股之间用手掌抹起泡沫沐浴露——
  再度,甘美的清洗责备开始。

  「那样的……!这样的,不结束的yoo……!」

  「如果主人不射精的话就结束」

  emiria淡泊地洗阴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