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战舰少女同人白雪的特制牛奶】【作者:一个大绅士】
【战舰少女同人白雪的特制牛奶】【作者:一个大绅士】
字数:5993
    

  「唔咕……哈啊……谢谢款待!」

  将口中的白色液体吞入腹中,吹雪拿手背抹了抹嘴巴,将嘴角残留的几道白色的痕迹擦干净,然后朝着面前的白雪露出了一个看起来有些傻气的笑容。
  「真是的,吹雪姐姐你也注意点啊,喝的那么急万一呛到了怎么办?」
  白雪收起了吹雪面前的空杯子,无奈的看着自家姐姐孩子气的躺在房间的榻榻米上瘫成了大字形。

  「真是的……吹雪姐姐你这样的话裙底都让人看光了啦!」

  「有什么关系嘛!反正房间里只有我们两个人!」

  不过对于白雪的责备,吹雪倒是显得满不在乎,她在地板上打了两个滚以后,干脆就那么趴在地上看着白雪。

  「不过说起来,白雪你每次给我倒的牛奶似乎都比我自己倒的好喝哦!难道白雪你是加了什么神奇的魔法~★在牛奶里么?」

  「怎么可能有那种魔法啦……吹雪姐姐你就不是说要担当起姐姐的责任所以要更加稳重一点么?为什么现在又开始相信魔法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啦!」
  「哎嘿!因为吹雪我可是魔法少女~★的说!」

  调皮的对着白雪眨了眨眼睛,吹雪在这一刻似乎又变回了以前那副玩世不恭的模样。

  「真是的……吹雪你还是要成熟一点才好啊。」

  无奈的摇了摇头,白雪转身准备去厨房将手中的杯子清洗干净。

  「唔……等一下!我还想再喝一杯哦!」

  「唉?好吧……我去再倒一杯给你,吹雪姐姐你要好好的坐在这里哦。」
  「好的~哦!」

  懒洋洋的趴在地上,吹雪故意将语气拉的老长,看见她这幅样子,白雪无奈的摇了摇头,转身进了厨房里。

  但就在白雪进入了厨房之后,原来无精打采的趴在地上的吹雪就自地上爬了起来,然后两眼发光的看着厨房的门口。

  「呜呼呼~吹雪出击!去探寻白雪特制牛奶的独家秘方吧!」

  小声的嘟哝了几声,吹雪模仿着动画片中那些刺探情报的间谍们的夸张动作,蹑手蹑脚的来到了门口,并把脑袋探了出去,她想要给白雪一个惊喜……嗯,虽然她不知道有没有「喜」,但是「惊」是肯定有的,毕竟惊吓也是「惊」嘛。
  不过很快「惊喜」就出现了,而且确实是只有「惊」没有「喜」的惊喜。
  只不过并不是对白雪,而是对吹雪的「惊喜」。

  「呼呼呼~接下来就来揭开白雪为我准备的特制牛奶的真面目吧!」

  抱着这样的心情,吹雪将自己的小脑袋从门后探出,接着,她就看到了不得了的一幕。

  厨房里的白雪解开了自己的巫女服的一部分,露出了她那对鸽乳,白雪闭着眼睛,脸色羞红的用手轻轻挤压着自己其中一只鸽乳,而自白雪手中的那只白嫩顶端的樱红中间,有一小股白色的乳汁缓缓流入白雪手中的玻璃杯中,并渐渐的将杯子填满。

  「什……什么!原来……原来我喝的其实是白……白雪的……」

  吹雪已经不敢再想下去了,她用手紧紧的捂着自己的嘴,从而使自己不至于惊讶的叫出声来。

  颤颤巍巍的缩回自己的小小脑袋,吹雪连滚带爬的回到了自己之前坐的位置上坐好,抱着脑袋瑟瑟发抖。

  而在厨房里,白雪终于将手中的杯子装满,她睁开了双眼看着自己手里的那杯「牛奶」叹了口气,将杯子放到了桌子上之后将自己解开的巫女服重新穿好,之后视线落到了桌子上之前吹雪因为角度问题没有看见的一个小瓶子上,拿起那个瓶子轻轻的摇了摇,感受着里面所剩无几的液体,白雪又有些头疼了。

  「唔……最近吹雪姐姐要喝牛奶的量越来越多了……这点药都快用完了……
  下次有空再去找夕张前辈做一些吧。「

  将那个小瓶子锁进了厨房的一个小抽屉里,白雪又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姿态,在确认了不会被吹雪看出任何不妥之后,才拿起之前放在桌子上的杯子,朝着房间里走去。

  「吹雪姐姐?你怎么了?不舒服么?」

  不过当白雪走出厨房,看见了抱着脑袋瑟瑟发抖的吹雪之后有些吃惊,她还以为吹雪身体有哪里不舒服呢。

  「啊?不……不不不会啊!我我我我没有不不不舒服啊……」

  「唔……值得怀疑的说法。」

  不过根据吹雪的表情,白雪也一时半会猜不到吹雪到底是怎么了,只当她又闯了什么祸,不过环顾四周,房间里也没用什么不对劲的地方,那这样的话,吹雪到底是怎么了?

  「算了,呐!吹雪姐姐你要的牛奶。」

  将杯子递给了吹雪,白雪就转身去忙自己的事情了,毕竟她还有不少家务要做,所以在叮嘱吹雪喝完之后将杯子放回厨房后,白雪就转身不再注意吹雪的情况了。

  「这这这这这……这是白……白白白雪的……r……rrrrru乳汁?」
  颤抖着拿起了白雪放在桌子上的杯子,吹雪的脑子有些反应不过来。

  看着杯子里那还隐约散发着一股淡淡香味的乳汁,吹雪的脑海中又不禁浮现出了自己刚才看见的景象。

  白雪那对比自己还大的……白、白嫩的……上面……流、流出的……

  呜哇!糟糕了!根本停不下来啊!

  吹雪感觉自己的脸上如同着了火一般滚烫,她看着杯中的液体,白雪刚才的姿态仿佛又出现在了眼前……那压抑着什么的表情,还有泛红的脸颊……

  吹雪偷偷的朝一旁的白雪看去,却发现白雪现在只是背对着自己专心的打扫着她们的房间,根本没有注意到自己这边的状况,不知道为什么,看见白雪这个样子之后,吹雪在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心中不知为何有些淡淡的失落。

  「我、我在想些什么啊!」

  用力的晃了晃脑袋,吹雪打算收回自己的视线时,却突然发现了什么。
  在吹雪的视线中,白雪背对着自己趴在地上用抹布擦拭着房间里矮柜上的灰尘,她那小巧的翘臀就这么对着自己高高抬起,从而展现出了一个美好的弧度。
  「咕唔……都……都是女孩子的话……偷偷看一下胖次什么的……应该没问题的吧?」

  抱着这样的想法,吹雪缓缓趴在了地上,并且抬起脑袋向白雪的裙底看去。
  白雪今天依旧穿着同往日里一样简朴的纯白色内裤,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吹雪似乎看见白雪的胖次上……好像有块地方似乎有点湿?

  不过还没等吹雪看清那到底是怎么回事,白雪就打算起身了,吹雪赶紧重新坐了起来,才没让转回来的白雪发现自己在偷窥她的裙底。

  「吹雪姐姐?你怎么还没喝完啊?」

  不过白雪在转身看见吹雪面前那杯还没有动过的「牛奶」之后有些疑惑,见此,吹雪连忙拿起自己面前的杯子一饮而尽。

  「唔……谢谢款待……」

  在喝完了杯子里的液体之后,吹雪抹了抹嘴角残留的痕迹,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这杯「牛奶」……似乎比往常还要甜一些。

  「吹雪姐姐?你的脸好红啊?是不是发烧了?」

  看见吹雪的脸上红的快要滴血的样子,白雪担心的走到了她的身边,伸出手放在了吹雪的额头上。

  「哇啊啊!」

  但是沉浸在自己世界中的吹雪被白雪的举动吓了一跳,她下意识的想要推开身旁的白雪,但是手却阴差阳错的按在白雪的胸口。

  「啊!」

  因为刚才喝下的药剂的副作用还没结束,现在的白雪胸口非常的敏感,就在吹雪的手按到自己胸前时,白雪感觉仿佛有一道电流自被吹雪触碰的地方一路传递到她的脑海深处,这不仅让白雪忍不住叫出了声,而且她也感觉自己的身下与胸前似乎有些许液体流出……

  「遭了!」

  白雪心想。

  「现在……似乎瞒不住了。」

  「白、白雪?」

  而意识到自己仿佛又闯了祸的吹雪慌乱的看向白雪,却被白雪现在的样子深深的吸引住了。

  白雪脸色泛红,眉宇间满是羞涩的神情,胸前的巫女服已经有两处被液体打湿,白色的布料在湿润以后,便的半透明起来,其下隐藏的美景若隐若现。
  「吹雪姐姐……请、请不要看啊!」

  白雪慌乱的抬手想挡住自己不雅的姿态,但是配合着她现在的样子,这个举动似乎并没有什么用处。

  嗯……至少对吹雪来说是这样的。

  「白、白雪……对、对不起……」

  白雪还没反应过来吹雪为什么要道歉,正在疑惑时,吹雪接下来的举动却让她明白了这句话的含义。

  「吹……唔唔!」

  白雪的双唇被吹雪粗暴的封住,年纪尚小的吹雪根本没有吻技这个概念,她现在的举动不过只是顺应内心的本能罢了。

  「唔哈……白雪你的嘴里……好甜啊……」

  「请、请不要这么说……」

  用手背微微挡着自己的双唇,白雪的视线偏到一旁,不管与吹雪的眼睛对上。
  身上的巫女服被吹雪解开,不知为何,白雪没有阻止吹雪的动作,甚至还相当的配合。

  「呜咕……这有点……」

  当身上的衣物褪去时,白雪那还挂着些许白色水珠的双峰便呈现在吹雪的眼前。

  「唔……白雪可爱的有点犯规了啊!」

  「被……被吹雪姐姐夸奖了么?……好害羞……」

  吹雪俯下身含住了白雪胸前的那颗红豆轻轻吮吸,一股味道熟悉的甘甜汁液便被吸入了口中。

  「等等啊……吹雪姐姐……你怎么会……知道……等等!身体……会便得奇怪的啊……」

  但是吹雪对白雪的话不闻不问,她只是自顾自的进行着自己的举动。

  但对于白雪来说,这可真是太糟糕了,因为药品副作用变得极为敏感的身体在吹雪唇舌的攻势下溃不成军,自己的下体早已泛滥成灾。

  「唔咕……好……美味的说……」

  有些失去理智的吹雪现在已经完全无法考虑其他的事了,现在的她仅仅是个依靠不能索取着白雪身体的家伙而已。

  似乎对于现在的情况还不满足,吹雪脱下了白雪身上穿着的短裙与早已湿透的内裤,之后便松开了白雪的鸽乳,转而将脸埋入白雪的两腿之间。

  「等等……那里不行啊……吹雪……那里很……很脏的啊!」

  而感受到了吹雪的举动,白雪便意识到了吹雪接下来打算做什么了。

  下意识的加紧双腿,试图阻止吹雪的动作,不过这并没有什么用,吹雪还是用嘴含住了白雪下身的美鲍开始用力吮吸。

  「哈啊……等等啊……」

  随着下身那巨大的快感传来,白雪的意识也渐渐模糊,脑海中只剩下了那铺天盖地袭来的快意。

  「这……这么激烈的话……很快……很快就要去了……呀!」

  白雪的话还没说完,她的脑海中便突然一片空白,同时吹雪也感到有股热流自白雪下面喷涌而出,然后被她尽数吞下,尽管被这股液体呛的咳嗽不断,但是吹雪也品尝到了……那比平日里喝的东西还要甘甜的滋味。

  而刚刚攀上高峰的白雪则躺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随着几次深呼吸过后,她本来涣散的意识也渐渐回归。

  「居然……居然和姐姐做了这种事……可是我为什么……居然会觉得舒服…
  …「

  「唔哇……白雪你不会生气了吧?」

  这时吹雪也清醒了过来,在意识到了自己都做了些什么之后,吹雪也有些紧张的看着白雪,似乎害怕白雪会因此而发怒。

  「没……没有的事……如果是吹雪姐姐的话……尽情的使用白雪……也没有关系的。」

  「呜哇!白雪你真是我最棒的妹妹啊!」

  激动的抱紧了白雪,吹雪将脸埋入白雪的胸前不断磨蹭,看上去非常的兴奋。
  「等等!吹雪姐姐你这样做的话很快又要有感觉了啊!」

            ——————————

  「唔……这样的话可以吗?」

  白雪询问着吹雪的意见,而如同婴孩一般躺在白雪怀中,吮吸着白雪乳汁的吹雪从口中发出几声含糊不清的声音算是回应。

  「哈……吹雪姐姐还真是小孩子性格呢。」

  轻轻的拍着吹雪的后背,赤裸着身子的白雪就真的如同哺乳着自己孩子的母亲一般照顾着吹雪。

  「不过也差不多够了吧……再这么下去的话吹雪姐姐你晚上又吃不下晚饭了。」
  「唔……没有关系的!有白雪的话就没有问题!」

  听着吹雪孩子气的回答,白雪显得有些无奈。

  「真是的……姐姐你又不是真的小宝宝……」

  听见白雪这么说,吹雪才不情不愿的松了口。

  「唔……明明是白雪说我想怎么样都可以的嘛……」

  不满的抱怨了两句,吹雪突然想起来什么,又兴致勃勃的对白雪说到。
  「话说白雪你刚才会觉得……舒服么?」

  「唉!啊……大概是舒服的吧。」

  「那么……」

  吹雪从白雪怀中起身。

  「白雪能让我也……舒服一下……么?」

  吹雪一边掀起了自己的裙子,一边对着白雪说着,虽然声音越来越小,不过还是能让白雪听清她讲的是什么。

  「真的……可以吗?」

  「嗯!真的哦!」

  「那么……」

  白雪便开始替吹雪宽衣解带。

  「就还请姐姐多多指教了。」

  吹雪身上的短裙与胖次被白雪褪到脚踝,将头伸到吹雪微微张开的腿间,白雪伸出自己的身体,在吹雪周围轻轻的舔舐起来。

  「唔……感觉……有点奇怪呢。」

  想了想,吹雪又补充了一句。

  「不过……我似乎不怎么讨厌这种事呢。」

  「是么……那就太好了。」

  继续舔舐着吹雪的下体,白雪灵巧的舌头不时的掠过吹雪的幽谷或者后方的雏菊,每一次这些敏感的位置被白雪温热的舌头触碰的时候,吹雪的身体都会止不住的颤抖。

  「唔……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要出来了……」

  「放心吧……啾……白雪一定……咕嗯……全部……啾……接住……咕嗯…
  …「

  一边进攻着吹雪的下体,白雪一边含糊不清的对吹雪说到。

  伸手将吹雪的双腿分的更开,白雪将舌头伸入吹雪的甬道内不住的搅动,同时,一只手也伸到了吹雪身后,并且摸索着,探到了吹雪身后的雏菊旁。

  「唔!」

  两处私密的部位被同时进攻,初尽人事的吹雪双腿一软,若不是白雪扶着,就要瘫坐在地上了。

  「好像……有什么要从身体里出来……了……啊!」

  随着一声尖叫,一股热流自吹雪身下喷出,大部分被早有准备的白雪尽数吞下,也有小小股顺着白雪的嘴角漏出,滴在地上,打湿了地面。

  「唔……感觉好像……会让人上瘾的……说。」

             ————————

  「唔……对了,白雪你为什么会有……嗯……这个乳汁呢?」

  事后,同样变得全身赤裸的吹雪趴在白雪的怀里,手指不时的戳着白雪那发育的远比自己要好的鸽乳,突然想到了这个问题。

  「唔……不过是拜托夕张前辈做过一些小东西罢了,不过这个东西的副作用就是会让身体变得很敏感……」

  「唉?所以这件事今天白雪变得奇怪的原因么?」

  听见吹雪这么说,白雪无奈的笑了笑。

  「嘛……大概可以这么说吧。」

  「唔……夕张姐姐似乎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都会做呢?」

  「这个……可能是因为比较闲的原因吧?」

  「那么下一次的话,就让我也试试看这个神奇的道具吧!」

  听见吹雪这么说,白雪也不得不告诉吹雪一个令她悲伤的事实……

  「那个……虽然那种药的确可以催乳啦……不过对于增加胸围是没有帮助的哦。」

  「唉白雪你怎么知道我的想法?等等……这么说来的话白雪的胸岂不是……」
  「啊……我的胸的确是自己长的啦……」

  「唉!不公平!为什么我这个姐姐的胸反而最平啊!」

  看着又开始耍小孩子脾气的吹雪,白雪宠溺的摸了摸她的头顶,轻轻的哄了哄吹雪。

  「那么我就先去准备今天的晚餐了……姐姐你自己能把衣服穿好的吧?」
  「唉?可以是可以啦,不过白雪你不用穿好衣服再去么?」

  全身赤裸的白雪笑了笑,就那么穿上了她的小围裙。

  「嗯……我总觉得姐姐你应该会更喜欢我这样子……」

  「哦哦哦!白雪真是太可爱了!」

  激动的绕着白雪转了两圈,吹雪的眼中闪烁着神秘的光芒。

  「那么姐姐你还是先把衣服穿好,然后乖乖的等一会儿吧,一会晚饭就好了。」
  说到这里,白雪顿了顿,然后补充了一句。

  「当然,到时候你想先……吃我的话……也不是不行啦……」


               (全文完)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