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中华大英雄】(05)【作者:kaka1812】
【中华大英雄】(05)【作者:kaka1812】
字数:363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五章

  「行了,你去洗一洗,然后穿上衣服吧!」

  即便对方想说自己是如何与未婚夫相识相知相爱相啪的,幺鸡也不想听他们没羞害臊的革命爱情故事了。

  「……」

  刘晓敏听了愣了两三秒钟,仍然没有动作,她正思考这家伙下一步的打算,所以并不急于清理自己污秽的下体。

  「骚货!还劈着腿,是不是想让我再干你一炮啊?」

  女人就是这样,一旦迈出第一步,后面就无所谓了,甚至比很多男人还要奔放和豪迈。

  紧咬下唇的刘晓敏狠狠地剜了一眼欺辱自己的混蛋,默不作声地下床去了卫生间。

  在里面呆了半小时才出来,时间再长点的话,二货青年会认为她死在里面了。
  不过有她没她都无所谓,自己知道东北行营的地址,拿钱打车就能过去。
  即便白天进不去,晚上翻墙就行了,这点障碍还难不倒幺鸡。

  「穿上大衣,走吧!」

  幺鸡将对方的黑色大沿礼帽递给她,这年头有头有脸的女人都带帽子,以示身份。

  在这里开房不需要证件,给足够的押金就行了,所以二货青年还能从中赚点饭钱。

  十月下旬的长春已是寒意阵阵,不过作为本地土著,幺鸡还能适应当地的户外环境。

  不时就可以看见路边摆摊的日本侨民,处理掉自己的家当,就能凑出点路费,返回本土。

  幺鸡买了一件稍大的灰色西服,给自己披上,这样至少上半身不会那么引人注目,又顺便买了两包烟,一会也能派上用场。

  刘晓敏则惊讶于这家伙居然可以用日语跟卖家讨价还价,看来要重新认识这个混蛋。

  她在卫生间里想了几个办法,包括借故跑路等等,但此时看起来都有点不合时宜。

  如果不找自己的联络人老张直接将其直接干掉的话,那么随着时间的推移,事情将会变得越来越棘手。

  「看什么?我还会说『雅美蝶』呢!」幺鸡见到女人一脸愕然的模样,又低声说:「我知道你是怎么想的,反正我知道你们的办公地址,自己去就行。你可以现在就走,永远都不会回来,这样不会有人身危险了。也可以留在我身边,但保不保密得看我的心情了。」

  刘晓敏心情极其纠结,是进是退,何去何从,都在一念之间,这家伙虽然年纪不大,却好像可以看穿自己的心思似的,自己要格外小心才是。

  但眼下如果不立刻离开这家伙的话,就必须做好视死如归的准备,因为另外一层身份一旦暴露,后果是不堪设想的,她完全知道保密局的那些毫无人性的残酷刑罚。

  可就这样去找老张,自己该怎么向他解释?自己被一个半大小子给* 奸了?实在对付不了,又害怕遭到对方的持续威胁,无法完全原定的潜伏任务?

  没有比这事更糟糕的了,哪怕之前向老张输送情报,都没有今天的抉择困难。
  就此逃离的话,那么这个人的动机和目的都将无法知晓,更何况他到底是怎么提前埋伏在饭店的那个房间里的,就更没法知道了。

  有一点是确定无疑的,这个混蛋已经知道自己的特殊身份,自己只要在他身边,就等于被他挟持了,主动权完全掌握在对方手里。

  即便他没有真凭实据,刘晓敏凭借女人的第六感,也认为其真的有办法能让自己的上司相信他所说的。否则,这家伙与年龄不相符的淡定申请,就彻底不合逻辑了。

  「作为一名女兔党,遇到困难要迎难而上才对,更何况你要时刻坚信,你们的信仰就是宇宙真理!」

  「兔子肉便器」从脸上流露出来的种种顾虑与疑惑,二货青年都看在眼里,所以还是适时地鼓励对方才行,不然生活将多么无聊呀。

  街上行人不少,刘晓敏也不好反驳什么,只能脸色阴冷地看着这个自以为是的混蛋,心里盘算着多种复仇计划。

  「别这样看着我,这话不是我说的,乃至贵党骨干——方志敏同志的名言,你和他都是『敏』字辈的,想必应该感同身受!」

  一个字辈的同志们会有很多共识,要不然怎么去德云社搭档说相声呢?
  刘晓敏倒是有些异样的神色,但还是迟疑了一下,还是选择三缄其口,并不想在这个时候逞口舌之快。

  「你要是还不走,那就打车去你那里吧!」

  幺鸡可没想着走着去,这年头满地都是绿色环保的出租车——人力车,方便得很。

  处在人生十字路口的刘晓敏不想就此放弃,为了报仇,也要死缠住目标,可对方的把柄又让她十分的忌惮,落到保密局的手里的话,她不敢保证在严刑逼供面前,自己能不能保守住那些秘密。

  「女人真是一种墨迹的动物!」

  化妆墨迹,穿衣墨迹,吃饭墨迹,连「啪啪」也墨迹,一天24小时还不够她们墨迹的。

  这倒是稍微刺激了还戳在原地的刘晓敏,思索了片刻,最后咬了银牙下了义无反顾的决心,虽然有些仓促和莽撞,可情急之下,似乎也没有更好的选择了,相信老张也会支持自己的这个决定的。

  自己被这个混蛋给玷污了,要是就此分开,以后再想报复就恐怕就很难了。哪怕是要阉了这个混蛋,在紧要关头也不能轻易放弃,这个颇为自私的理由算是说服自己迎难而上的最大动力源泉了。

  刘晓敏并不是一名真正的兔党成员,只不过此前跟未婚夫一起耳濡目染,现在给老张当线人罢了。面对真正的困难,内心深处仍然会产生畏惧和动摇,并不具备很多兔党人不怕牺牲的勇气和魄力。

  至于今后是否能够加入兔党,组织还要对其进行严格的考察,其中最为重要的一项,就是根据其传递出来的情报价值,来判断这位同志是否具备成为党员的资格和能力。

  当然,遇到危险的应变能力也是考察项目之一。

  让刘晓敏更为不安的是,这个混蛋真的知道东北行营所在地,即前伪满大臣丁鉴修的宅院。

  他到底是什么来路?受何人指使?去东北行营到底要干什么?

  一切好像都被一层如梦如幻的迷雾遮挡住了,想要找到最终的答案,就得亲自动手了。

  到了目的地门口,两个人下了车,门口的苏军哨兵成了难题。

  刘晓敏自然是有证件和通行证的,但与她同行的某个混蛋就一无所有了。
  她倒要看看这家伙还怎么继续逞能,从这里大摇大摆的进去,才算是真本事。
                 「

  就在肉便器新生鄙夷之际,二货青年开始用俄语与毛熊哨兵交涉。

  幺鸡先是拍出两包烟,对方并不买账,不得已,只能抖出两个伟大人物来给自己开路。

               在面红耳赤

  「你都跟他说了些什么?」

  刘晓敏对此感到非常好奇,这家伙应该不会继续扯淡了,不然不可能进到门里来。

  「列宁说过中国是苏联的朋友和同志,应当给予力所能及的帮助!」

  「……没了?」

  「斯大林同志说过中国是苏联的反法西丝伙伴,是钢铁战友!」

  「……他们真的说过?」

  「呵呵,那你就去问他俩呗!」

  真正的理由是,二货青年是民国政府代表团的翻译,路上遗失了证件,可以回去补办,如果耽误了代表团与苏军马利诺夫斯基元帅的会面,保证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你……学过俄语?」

  这下真的对其要刮目相看了,刘晓敏都得承认这个混蛋有两下子。

  「被苏联的某位最高领导人培训过!」

  这或许不是什么吹牛,不过应该没人会相信。

  「……」

  刘晓敏本能地认为这家伙再胡扯,给点阳光就灿烂,真是恬不知耻。

  与此同时,早已抵达长春的四巨头正在踌躇满志地商讨对策,一连两次会晤苏军司令,他们都未能与其达成一致,国民政府接收东北的计划可谓一波三折,一再受挫。

  对于国民政府的接收要求,马利诺夫斯基元帅的答复是,可在苏军撤离的前三天进行空运部队,大连为自由港,不能进行军事活动,在11月初,国民党军可在营口和葫芦岛登陆,但苏方不保证其登陆安全。

  日本所办工厂均为苏军战利品,固定资产一半权益为苏方所有,依照平等所有权之原则共同经营,财产须平均平均分配,双方各半,苏方可对持股企业进行技术援助。

  马利诺夫斯基元帅还答应在11月30日之前,苏军将从中国境内全部撤出。
  「唉~!困难重重,举步维艰啊!」

  作为东北行营经济委员会主任委员,张嘉璈从未想到此行会是如此艰难。
  之前国民政府已经考虑到了不少问题,作出了一定的妥协和让步,可没想到苏联人的胃口却是如此之大,竟想利用合法手段来长期侵占东北的经济和资源,提出了一系列苛刻要求。

  他们对国民政府接收东北持非常消极的态度,还在暗中扶持和帮助兔党,帮助他们快速抢夺东北各地,大有在东北成立另一个政权的态势,这样可以为自身谋取更大的利益。

  「我会将这里发生的情况汇报给重庆(1946年5月才迁回南京),诸位还须抖擞精神,继续与苏军司令进行交涉!」

  蒋经国也是参与谈判的重要成员之一,目前的职务为外交部东北外交特派员。
  对于马利诺夫斯基元帅所承诺的撤军时间,他已不抱有多大希望。

  年内能够撤出国境已是万幸,要是明年开春再走,国民政府也对其无可奈何。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